睡在刘郎地板上

旧文:LJJ - 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618947

新文:AO3 - 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nightoye/works

三国:玄亮,费祎中心,姜维中心

DN:L月L,夜神月本命

APH:Dover,仏英/英仏无差,英/港本命

火纹:系谱,辛维无差

看完了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头几年就觉得应该看一下这本书,但当时的我还没做好心理建设去看这么沉痛的东西。昨天趁着一股丧劲终于躺床上看完了,看到最后撕心裂肺,只能抱着被子半死不活嚎啕大哭。


做不出来任何正经的文本分析文学评论,那是专业人干的事情,我做的事情就是当好沙袋接受艺术家们的毒打(。


以前看多了历史,觉得文学就是个轻浮得不可思议的东西。和真实的人活出的生命相比,一切文字都显得太轻了,轻到不能挽留些什么。现在看狗血纪实文学,发现即使是讲小情小爱的文学也太轻了。一颗灵魂的重量竟沉重至此。


以前看过一句话:“灾难不是死了两万人这件事发生了一次,而是死了一个人这件事,发生了两万次。”面对这颗星球上每天都在发生的寻常小事,我的确没办法使用轻飘飘的语言来讲话,只好躲到画画里面去。画东西的目的也不是为了表达什么,纯粹是为了找点事做好活下来。


作为一个2019年之后的香港人,作为一个简中新移民,作为一个女性,我在对结构的控诉里感受到剧烈的震荡和海啸般的共鸣,就像当年在我的城市经历过的事,足以把灵魂摇晃到离开身体。



没有更多的要说了。

评论(5)

热度(9)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