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在刘郎地板上

旧文:LJJ - 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618947

新文:AO3 - 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nightoye/works

三国:玄亮,费祎中心,姜维中心

DN:L月L,夜神月本命

APH:Dover,仏英/英仏无差,英/港本命

火纹:系谱,辛维无差

【系谱同人】古兰贝尔通信集

突然发现还有这么个坑,随便发发(……)

虽然坑了,但其实只是一些小片段的合集,所以也没有什么特别值得填的地方(。

只要我多打几个TAG,系谱看起来就是个热圈! 

自己重看一遍感受到了你辛真的在我心中就是个海王,我默默在搞所有人都爱着他的设定()

妈的,他好过分55555


====


古兰贝尔通信集


1,

致 塞利斯:

前一封信想必你已经读过了,是奥古斯特所谓的“符合国王必要身份且将留存在官方外交档案里的公文”。虽然我尽力修改了,但措辞和内容还是被他批评了一番。一堆官样文章实非我本意,我只想关心一下你的近况。这片大陆的各处都在重建当中,而你要面对的事情,肯定也不比我来得少。

多拉基亚的情况远比我想的还要更棘手。阿里昂的失踪,南方民众的抗拒,还有姐姐的事……我深深开始觉得,要消除多年的隔阂和仇恨是多么的不容易,也难怪许多年后仍旧有人想要复活罗普特的统治。现在我姑且对这些事情已经习惯了,不会担心得每天晚上睡不着。

菲恩跟我说,凡事尽力而为就好了,他是我的骑士,会一直都效忠于我的。不过这位骑士先生在回到连斯塔以后倒真是一点都闲不住,当我问他是不是应该安定下来结婚的时候,他选择了跑去伊都沙漠……你一定还记得那个噩梦般的地方吧。他没有向我透露自己的目的,但我猜测他是去寻找父母的遗体了。这些年来我们拼命逃亡,没有办法顾及这样的事情。

我偶尔还是会做梦梦见以前的事情。我被困在兰斯塔城里,无论走到哪里,城墙的外面都有帝国军的围困。在最艰苦的时候,一天会有三四次危急。要说城中同仇敌忾,没有人逃走,那只是漂亮话罢了。许多畏惧帝国的人都责怪我给他们带来了毁灭和不幸。

我还记得有一次在城头巡视,被一颗在城里飞来的石子砸中了额头。身边的近卫立刻抓住了那个人,其实只是个十岁的孩子。奥古斯特走过来,然后告诉我,这种时刻做出这种事,应该将他流放到帝国军的面前,好好感受一下帝国的“仁政”。当晚,他的父母被带到我面前,拼命地哀求……我不顾奥古斯特的意见宽恕了他们,因为我不会将任何人推到帝国手中。

他们被带走的时候,奥古斯特什么也没说。而我却责备他不该对别人如此残酷。而且,明明是他教育我要珍惜人民的,现在却做出这样的事情……出乎意料,他却反而笑起来,告诉我说,我做了正确的选择。

因为他的角色,并不需要让人们喜爱。得罪人的建议或者冷酷的命令全部由他来宣布就行了,而仁义的措施可以都推给我……那天的事情就是一场“课程”,让我理解如何利用他这样的下属。说真的,我无法解释自己当时的心情。那就是政治吗?我也许太不成熟了,竟然会感觉到抗拒。然而我那些毫无条理的说辞被他一一驳斥。是啊,那家伙总是永远正确,而我在他面前永远是个孩子……

抱歉对你说了这样丢脸的事,我想,这个世界上,大概也只有你能理解我的心情了。菲恩走了,艾维尔回了村子,姐姐的心情也还未恢复,而南娜则是不管我做什么都不会对我说教的。在我心中,一直将你作为兄长来尊敬的,如果遇到这样的事,你会怎么做呢?如果我真的错了,也请你作为兄长责备我吧。

 

里弗

 

2,

致 里弗:

先说句实话吧,那种繁文缛节的公文,我也很不擅长……

我在王都找了一个人,他是以前阿尔维斯皇帝的书记官。在皇帝失势以后他就逃出了王都,直到最近才回来。我已经把这些事情全部交给他了……说真的,什么措辞合不合适的问题,你就交给那些人去烦恼吧,有的是更重要的事情。

接下来我也要对你抱怨了,你抛给我的,可真是一个奢侈的问题。

自从奥伊菲回领地以后,我现在每天想的事情就是如果他和雷文在身边就好了。真的不开玩笑,哪怕阿尔维斯皇帝现在突然还魂当我的顾问,我可能也会听他的……治理一个国家真的太难了,无法理解他们这些人是怎样做到的。

我只有在奥伊菲的建议下拼命阅读以前的历史书,希望能从中找到一些治国的教训。但除了那位皇帝的书记官之外,能讨论的人也并不多就是了。我唯一庆幸的是,大家都对我很宽容。尤里乌斯的杀戮给贵族和平民都造成了太深的阴影,因此他们并不介意我犯的那些小错误。

如果我身边有一个奥古斯特这样严格又忠诚的人,我想,我会很依赖他的。奥伊菲也很好,但他有时候对我也太宽容了。

有一件我不愿意承认的事情,那就是阿尔维斯在某种程度上帮上了大忙。他为这个帝国带来了许多不一样的东西,当年留下来的户口,统计,条文,档案都整理得很完备。那些东西都堆积在王宫深处,尤里乌斯对它们不感兴趣,看都不看一眼,因此它们也得到了保留。当我第一次踏入那个房间,看着那些保存完好的卷宗。甚至感受到了一种敬意。我感觉到,那就是古兰贝尔,和迄今为止我们遇见的形形色色的人民都不一样,是这个国家的另一种存在形式。

这感觉很奇怪吧。

还记得攻下席亚非那天我们聊过的事情吗?那天你对我说“高兴一点吧,你不是都复仇了吗?”而我反问你当龙王死去的时候你是不是高兴。那个时候你一下沉默了。其实那时候你的表情,大约也同样出现在我脸上吧。我们都已经忘记了父母的样子,和他们离得太遥远,即使真的复仇了,那代表着什么呢?又有什么意义呢?我永远忘记不了阿尔维斯死时嘲讽的表情,甚至好像很高兴似的……知道了真相以后我甚至不知道是该继续恨他还是宽恕他了。我希望父亲多来到我的梦中,让我问问他这样的问题。

在王都的时候,我看到了母亲的画像,是作为皇后时有画家为她绘制的。她美丽得让我惊叹,但我也能感觉到她眼神的悲伤。至于父亲,我后来请记得他的人描述他的样子给我看,然而那些叙述都千奇百怪,我甚至不知道哪一个是真的……奥伊菲也托人给他画了一张画像,和我做梦梦到的很相似。说不定我俩都出于感情把他美化过了吧。在战争中,我也逐渐地认识到他的为人,他受到尊崇的理由。因为他永远都在为了拯救他人而战斗……在人们都不了解我的时候,他们仅仅因为我是辛格尔德的儿子,就无条件地相信我会拯救他们。可我更希望他能卑鄙地活着,而不是高贵地死去。

我还真遇到过一些人当面对我说父亲的坏话。这些人多半是古兰贝尔的旧贵族,将我当小孩子看待。我没去反驳他们,要说什么我都耐心倾听,以便更多的人对我暴露他们的真实想法……不过我可没打算当好人,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啊……我会不会说得太多了,有教坏你的嫌疑。虽然你身边有奥古斯特在,迟早会变得比我更坏吧。

至于我对你的问题,能给出的回答就是:你自己已经有答案了,你不相信的人不是奥古斯特,而是自己。所以,相信那个你自己思考得出的答案吧。

 

塞利斯

 

3,

致 塞利斯:

消息比你的信来得更快,那些人被剥夺继承权流放的消息到我这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说实话,我一时间都不太敢相信那是你做出来的事。再想想好像也不是不能理解。奥古斯特对你大加赞赏,甚至劝我也借着这个先例效仿一下……真是习惯了。不过我已经找到了对付他的方法,那就是把话题岔到对他的奉承上。只要我一脸真挚地告诉他他的真知灼见是有多么意义重大,不可或缺,接下来不管我说什么他好像都会变成呆滞的样子……

不过过段时间他大概会对这招免疫吧……没关系,我会继续想办法的。

这些时候我也思考了许多。我以前经常觉得,自己又普通又没才能,除了姑且有个王子头衔外就没什么优点了。再加上德里亚斯的事情我一直忘不掉,一直耿耿于怀。但因为有人需要我,所以我就不能逃避,不能放弃。战争都过来了,现在的困难又算得了什么呢?当我在黑漆漆的地牢里担心南娜下落的时候,可没想过还有今天这样的日子。

我现在在做各种决定的时候,罪恶感也开始越来越少了,如你所说,大概真的是变坏了吧。如今我们也算一起堕落的同伴了吧?每次听说你的消息,我都觉得不能再落后了,要振作起来,走出过去的阴影。所以你对我的鼓励,一直以来都是意义重大。

对了,我和南娜打算结婚了。婚礼已经被定在年底了,要是你届时能抽身赶过来多好?不管怎样,这件事以后也会正式宣布的。

占领多拉基亚后就有很多人给我说媒,认为我应该娶某一位北部王国的公主。不过,在这件事我是不会妥协的。多拉基亚是我用武力解放的,再说我是连斯塔的正统继承人,并不需要靠联姻来维持我的地位。为了这种事情,怎么能让自己后悔一辈子呢?

能这样和她在一起,我的确已经很幸福了吧。

真希望菲恩到时候能照他说好的那样按时回来……虽然他没有说,但我能感觉到他一直在等着这样的一天。

在这之前,我还准备到多拉基亚去一趟。虽然有汉尼拔和姐姐帮助,但我还是应该多亲近那里的人民。也许短时间内不会再回连斯塔了。

p.s 夺回连斯塔城之后,有人在王宫内搜到了昔日的一些东西,其中有我母亲留下的遗物,是一个忠诚的女仆偷偷留下来的……其中有一些是她的私人信件,也许你也应该看一看。

里弗

附件:

艾斯琳:

说实话,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自从乔安把你拐跑以后,我和父亲每天一日三餐都快难以为继了,生活更是严酷地教育了我们,让我们知道一个没有女主人的家庭有多么困难。说真的,你快回来吧,我以后再也不嫌你唠叨了。

啊,开玩笑的。其实我们都将自己照顾得很好。

但我们都非常想念你也是真的。父亲现在变成了比以前更加爱抱怨的老头子,不停地挑剔我的事情。看来我在他心中的地位,还真是一点都没办法和你相比。而且自从你嫁出去以后,他就更加经常地催促我和某个人结婚了……通常来说他心中的那个人选是艾婷,而且他好像还和林格公爵暗示过这件事……总之这可真是个尴尬的话题。

尽管我还没有对哪个女孩子产生过心仪的感觉,但我可不至于迟钝到连自己的想法都会搞错。我很清楚,如果自己对她有那种意思,前两年我们就能在一起了,根本不用等到现在。我和艾婷太熟悉了,实在没法想象自己娶她为妻的样子。而且事情要是真发展成那样,她在王都的追求者,一定会排着队前来追杀我的。

我之所以如此抗拒这件事,就是因为不想在稀里糊涂的情况下结婚,然后和某个人就这样过一辈子。我知道在很多人眼中婚姻都只是一件寻常的事,但它还是神圣的,不是吗?既然是两个人之间的誓言,又不允许随便反悔,那就更应该慎重地决定了。

总之,最后我和父亲详谈了这种想法,结果他还是一点都不认同。我跟他说,以后一定会找个世界上最好的女孩来给他瞧瞧的。然后父亲就发脾气,表示要是能用我换艾斯琳回来就不错了。唉,他这种态度可真是伤透了我的心……要不是有巴尔德的圣痕,我都得怀疑自己不是他亲生的了。

 

可惜的是,还没来得及和父亲和好,他就又被王子叫到王都去了。希望这次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麻烦。以及,他回来的时候,希望他老人家已经消气了……

那么,说到这个,你最近过得怎样呢?连斯塔那边住得还习惯吗?虽然我姑且还算信任乔安的为人,但还是希望别有人来找你的麻烦。如果有的话,你千万不要把他们教训得太狠——咳,我是说作为兄长,一定会为你出头的。

p.s 我肯定某个叫乔安的家伙一定会看到这封信,所以我也得说一句,好好照顾好我妹妹,否则我真的会跑过来揍你的。还有,艾斯琳可以作证,我当年从来没跟她说过你的坏话!但你又是怎么出卖我的!真是太过分了!

辛格尔德

 

4,

里弗:

谢谢你的惊喜,我没想到自己还能读到父亲的字迹。看那封信的时候忍不住觉得好笑,好像信里说的那些事我真的看到过似的。真的很久很久没有过这样松弛的心境了……想想也是,他们那个时候也还是年轻人呢,可是那家伙——我是说父亲大人——当年还真是个无忧无虑的人啊。

这样一想,我就忽然有些释然了。

我想你应该也知道,阿雷斯来王都了。他知道了我们通信的事情后,要我顺便将某样东西还给南娜……虽然是拉克希斯夫人的遗物,但他还是让我也看了。我这才知道一些当年发生过的事。

也许详情你也了解吧,是关于当年阿古斯托利亚的战争的。阿雷斯的父亲,艾尔特夏大人死在那一战之中。他一直想要向我复仇。我虽然相信父亲不会背叛他的朋友,却也无法找出证据来说服他……直到后来,南娜拿出来那封信,才转变了他的态度。

我一直不知道关于信的事,直到这一次阿雷斯主动提起。说真的……这件事……我很高兴能因为这件事和他交心,我们也终于理解了当初的真相。虽然那件事也令人悲伤,但他终究是能够放下了。我们能做的也只有记住那些悲伤,然后,将一切深深铭刻于心了。

话说回来,阿雷斯可真是一个难缠的家伙,他在王都的这段期间,天天拉着我去和他比剑。要是战争期间,我也很欢迎这样的训练对手,可现在是和平时期啊!当然,这话我也对他说了,得到的答案是有这样的想法说明我已经懈怠了……救命……

至于婚礼的事,真的十分遗憾,我们大概都没法来了……阿雷斯不久后就得回去阿古斯托利亚,而我也呆在王都分不开身。不过,迪尔穆德会来的,希望这个消息能让南娜小姐高兴吧?等你们收到这封信的时候,他应该也已经在路上了,带着我们给你们的礼物和祝福。

总之,恭喜你这个幸运的能找到自己的真爱的家伙。好好对待南娜小姐吧。就像父亲说的那样,婚姻是神圣的,是两个人的誓言。能碰到值得相守的人,一定是很幸福的事。在多拉基亚的时候,我能感觉到你一路的艰辛和痛苦,现在我也一样为你感到高兴——怎么说呢,这大概就是作为兄长的心情吧?

在我写这封信的时候,其实已经很晚了,但外面还是很吵,街上的灯火也很亮。我在别的城市还没有遇见过这种情况……今天是难得的古兰贝尔国庆日,所以取消了宵禁。我为了各种祭典忙了一天也很累了,但现在的心情却很充实。

我开始相信着更好的生活肯定会到来的。我已经可以想象你们的婚礼了。

塞利斯

附件:

致 拉克希斯:

这封信交到你手上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还留在这个世上。我这一两年里饱尝牢狱之灾,以及希望和失望交替的折磨,已经变得对什么事情都无所谓了。但只有你,格蕾妮和阿雷斯三个人,我还是放心不下。由于你现在离我最近,万事我也只能托付给你了。拉克希斯啊……请原谅你不成器的愚钝兄长吧。

那把大地之剑我要留给你,希望你能够保护好自己。但是,不要随便拿出来,也不要随意和人争斗。骑士团的人我已经交代了,在我死后,任凭去留。我不希望再让他们像我一样,为了无意义的事情送命。而你的安全,我是相信辛格尔德会保证的。然而我为什么总是该死的相信他?

在这一切结束后,请你到连斯塔去找格雷妮和阿雷斯,将我的事情告知他们。我希望阿雷斯能正常地长大,不要被我的事情所牵累。无论如何,他只要继承了米斯特汀,就有恢复这个国家的希望。又或者,只要他活下去,这一切都不重要……然而,这不是如今的我所能强求的。阿雷斯的道路,由他自己去决定吧。

其他事……你也看着办好了,原谅我最后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

我真的累了。在铁窗边上的时候,我思考过无数次,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才会落得这样的结果。我不该相信夏卡尔吗?抑或不该相信辛格尔德呢?我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攻下阿古斯托利亚只是为了救我,古兰贝尔的毒蛇则继踵其后?

记得以前遇到乔安的时候,他也透露过一些情况。古兰贝尔那边现在也调度大军,名义上是增援辛格尔德,但我们都知道这是为什么。如果辛格尔德不行动,接下来他自己也会变成牺牲品。实际上当他出兵阿古斯托利亚的那一刻,命运已经不再掌握在自己手中了。那些肮脏的政客们,也只是把我的朋友变成一颗棋子。就像你之前说的那样,我们因为那些人被逼迫着战斗,实在是愚不可及。

辛格尔德的承诺只是他自己的一厢情愿。这一年来,他是怎样跟古兰贝尔讨价还价,怎样用他最不擅长的方式去说服那些人,又是怎样勉强用少得可怜的军队去影响双方的局势,我都大致明白。不过正因为理解他,我才更理解这种做法的徒劳。说到底,当夏卡尔——如今我终于不用再称他为国王了——继承王位的那一刻,两国之间的和平就是不可能的。即使古兰贝尔不来攻击,以他急于证明自己的心态,也会派我进攻吧,到时候,辛格尔德和我的冲突也无法避免。

看来,这一切还真是命运的安排啊。

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我绝大部分时光都在这冰冷的地牢中度过。如今,终究又回到了这个地方。

夏卡尔喜欢践踏弱者的尊严,让我失去一切的样子想必让他很开心。上一次他告诉我,希望能找到真正的狮子来将我撕碎,让别人看看我无能而丑陋的样子。而我微笑着告诉他,阿古斯托利亚已经没有狮子了。

他想必非常愤怒吧。我可以不用刺激他,让他再放我出去守城,但我不会让他如意的。我已经放弃他了,不想再让他折辱第三次。所以,如今他打算杀了我,倒是正如我所愿……我终于,马上就要解脱了。而辛格尔德的军队以及我的部下们就在城外,很快就能为我复仇。

我也许应该再给辛格尔德写信。但事到如今,我也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了。告诉他我有多么恨他么?我恨他的清白,恨他一无所知,恨他的轻率和短视,也恨他无用的善良。还是告诉他,我一点也不恨他,这一切都只是命运的捉弄?

我不知道应该选择哪一项。

……但愿,阿古斯托利亚仍有复兴之日。

 

艾尔特夏绝笔

 

5,

亲爱的兄长:


对于你的说法,我的答案是“不”。

就算我能同意你的意见,乔安他也一样不会答应的。这次北上其实本来就是他的意思。

因为我们都很清楚在西连西亚和你分别时是怎样的情形。你那段时间一直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闭门不出,送进房间的食物也不动一下又被送出来。只有奥伊菲抱着塞利斯去看你的时候,你才努力装出一副已经没事了的样子。

我那时候忽然想起来父亲以前说过的故事……那时候你刚学骑马,不小心掉下来摔断了腿,每天换药时都会哭。但母亲每次抱着我进房间,你就立刻开始逞强假装自己没事了。

我那时候还很小,完全不记得是怎样一种情形了。但现在才得知,哥哥果然还是和小时候一样,一点都没有长进。

乔安则认为你很脆弱,自己却察觉不到。他举了一个例子,是说你在王都的事情。你轻易宽恕了两个试图欺负你的前辈,只因为你觉得他们只是缺乏认可。乔安说,你从来不会让人感到恐惧,只会让人感到羞愧,这就是你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和缺点。而要是作为古兰贝尔的贵族,就只能是缺点了。

他还开玩笑说,可是像这样的感情动物也很值得珍惜,万一在世界上灭绝了怎么办。

有时候我不由得想,果然还是只有男人最了解男人吧。他认识你的时间虽然没有我那么久,但却对你的本质了解得很清楚。你真的知道,自己是个轻易被别人爱着的人吗?

当然,哥哥……尽管这样说,我也是其中之一。

我希望你能得到幸福,尽管那一切感觉都已经很遥远了。

而且,这也就意味着我将要和乔安分开了……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请你们两人都保证能平安回来吧。战争能早日结束就好了……

我宁愿用自己的一切来换取这个结局。

 

艾斯琳

---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