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在刘郎地板上

旧文:LJJ - 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618947

新文:AO3 - 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nightoye/works

三国:玄亮,费祎中心,姜维中心

DN:L月L,夜神月本命

APH:Dover,仏英/英仏无差,英/港本命

火纹:系谱,辛维无差

主号除草,关于英国的一篇文献读后感

英軺私記
作者:劉錫鴻 清


是的,这是一篇古文。


我之所以对这个文献感兴趣,是因为这是当时鸦片战争后,清国派使臣出使英国的一手资料,可以说是中国人第一次真正审视这个西方的国家。而这篇手记的作者,是个极其有争议的人(笑)。他是一个反洋务运动的清流派,行事却着实不怎么光彩,用各种方式把当时的洋务派政敌(也是这次和他一起去英国的正使)拉下马。但是呢,他在这个文献里却对英国大加吹捧……


当时的清朝也挺好笑的,基本上就是在我们要学西方和我们不要学西方中间各种折腾,而且清廷本身也非常战狼……啊不好意思我是不是暗示了什么不该说的。总之就,很民族主义。不过实际上他们对英国倒也没太大怨恨(笑)清政府虽然腐朽落后,但能办事的人还是有一些,后期跟世界各国至少在外交上还是有很多进步的,并不是像革命派说的那样没治了。


Anyway,本文作者到了英国之后,考察英国政治,最大的感悟就是认为英国的制度非常牛逼。从法律到风俗到科技,全文洋溢着对英sir的仰慕(……)


本英厨看得真是快乐啊(揍),没错!我们英英就是这样牛逼!


其实吧,搞政治的人吹捧英sir根本是标配,托克维尔在《旧制度与大革命》里头也是三页一吹英(……


但这篇文章最有意思的地方是什么呢,当时很多政治上的概念,比如民主啦,自由啦,blabla,中国人还不知道,但是作者已经深深感受到了英国政治的优越性。因为无以名之,他说:“今英國知仁義為本,以臻富強,未始非由久入中國,得聞聖教所致,奈何以為貽害也?


翻译一下就是,英sir可能是因为知道我们的孔孟之道!所以才这么厉害!


哈哈哈哈哈哈.jpg


其实还蛮可爱的就是了,从古至今,人民对清明政治的要求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有些国家做到了,而有些国家就不停地重复各种傻逼历史(远


随便贴贴大家感受一下吧。


“到倫敦兩月,細察其政俗,惟父子之親、男女之別全未之講,自貴至賤皆然。此外則無閑官,無遊民,無上下隔閡之情,無殘暴不仁之政,無虛文相應之事。


宰相而下,各署皆總辦一人、幫辦四人、司事數人不等。每日自十二點鍾後,咸勤其職,至六點鍾乃散歸。庶僚固奔走維煩,即國相。曹長亦五官並運,有應接不暇之狀。是謂無閑官。

士農工商各出心計,以殫力於所業。貧而無業者驅之以就苦工。通國無賭館,煙寮,暇則賽船、賽馬,賭拳、賭跳,以寓練兵之意:是謂無遊民。

城鄉鎮埠,各舉議院紳一,二入,隨時以民情達諸官。遠商於外者,於倫敦立總商會,亦以議院紳主之,為上下樞紐。民之所欲,官或不以為便,則據事理相詰駁。必至眾情胥洽,然後見諸施行。是謂無隔閡之情.

製治最恕,無殊死刑,亦不事鞭撲.犯罪者輒監禁,而仍優養之。牛馬之類,且戒箠楚。孤窮廢疾與異方難民,皆處以養濟院,國君時遣人查驗其寢食。每數里即有廣廈,為病人調攝之所.亦由國君派太醫臨視之。凡構兵,惟陣前相殺死者勿問。戮俘囚、傷百姓並嚴禁:是謂無殘暴不仁之政。

有職役則終其事而不惰,有約令則守其法而不渝。欺誑失信,等諸大辱.事之是非利害,推求務盡委折,辯論務期明晰,不肯稍有含糊。辭受取與,亦徑情直行,不偽為殷勤,不姑作謙讓。男女盡人皆然,成為風俗;是謂無虛文相應之事。”


“查英國製法最恕,無殊死刑,惟謀殺叛逆者縊殺之;鬥殺擬流,誤殺、過失殺責賠家口終身養贍銀,或十年,或二十年,各如屍身生前歲入之數。官為存放,按歲支給其親屬。親屬死,則餘銀充公。其他各罪犯,則第罰鍰與拘禁而已。拘禁之限,由數日,數十日以至十年、八年。皆因其罪之輕重,由司刑者臨時察例議之。瘋病者,禁錮終身,恆犯不改亦然,並優給以食,若香港監牢所見狀。但英國無予人以坐食者,必驅以勞役,如運石、負土、築城、造橋、除道、建舍諸事.男子二十一歲,女子十六歲。謂之成人,有犯乃科罪。未至成人,勿治也。鞭撻之刑,第施於兇狠較甚者,不數數見。以民命為重,而懲戒從寬。”


剩下的英sir牛逼内容就不科普了,反正他牛逼就完事了(((


==


再贴点八卦:


作者也写了一些英国的风土人情,根据他的观察:


1,英英是酒鬼!大家都好喜欢喝酒

2,19世纪的伦敦就已经有爱护动物协会了,提倡大家不要鞭打马……(笑死了他好可爱)

3,英国人特别喜欢到处跑,跑完了还回来伦敦交流地理协会,喜欢去没发现过的地方。所以他们地理好牛逼!(海洋文明ry

4,作者还八卦了 一些英国人当时怎么谈恋爱:

“女有所悅於男,則約男至家相款。洽其俗,女蕩而男貞,女有所悅輒問其有妻否,無則狎而約之,男不敢先也),常避人密語,相將出遊,父母不之禁。款洽既久,兩意投合,告父母互訪家私,家私不稱不為配也(苟訪查不確而被欺,則雖既嫁、既娶後,女仍不以男為婿,男仍不以女為妻,等諸婢僕而已),稱,則以語男女,使自主焉。聘定之後,(以戒指為定禮,約之使不他悅也),揩出,溢惟其意。 ”

👆女荡而男贞,大家以后写英sir记得让他男德一点!(别闹

5,最搞笑的是当时还有人来找作者,说我们英国人欺负你们中国太过分了!让我们去跟议会反映改了吧。可惜使者完全没有get到英国人的做事风格,傻乎乎拒绝了……233

“余臥病中,有倫敦紳士上書,言英人之欺負中國有六事:一、鴉片流毒,二、中國聖教最善,外洋傳教實為多事,三、商人不歸地方官管束,而以領事自理,袒護不公;四、擅造吳淞火車路,反索賠償其費,五、雲南人命不就案辦案,藉以強索馬頭,六、接待使者禮有未至。中國欽差,若許面畢其詞,當集合同志為向議院爭辯等語。正使以婉言辭之,辦法良是。蓋使於其國,不便妄聽紳民唇舌,以與彼君國為難也。然英人之愛重中國,實其本心。凡宴飲茶會,惟外部署及各國公使所請,必有其他國使。此外官紳私局,非中國使者,未嘗與焉。每日茶會輒數家,赴不勝赴。與其官紳相見,常諄切懇至,囑以自強,永敦和好。且或自言其國人所為,無以對中國者。 ”

6,当时英国人听说对方在战场上战胜过自己都会尊敬几分,比如作者就是曾经在鸦战还是啥和英国人打过仗,结果英国佬听说以后反而还对他敬意增加了!英sir你……


其他的不胜枚举了,总之这篇里面描写的英sir真的好可爱!

(有时间我再总结一下托克维尔聚聚的吹英实录(揍))

辣鸡英国人对他们自己的看法

都是我自己瞎几把总结的不要殴打我(揍

----

霍布斯:我们英国人真的好喜欢内斗,我就是内斗的受害者,怎样让他们不内斗,是不是只能专制独裁了。让我们专制独裁吧!

休谟:认真观察人(英)类(国),就会发现人性真的好靠不住,如果我们太相信国王,他们就会变得跟后期的罗马皇帝一样暴虐。(跳跃到结论)所以我们不能专制独裁!

奥威尔:xxxx年之后我们英国被老大哥统治然后大家都爱上了老大哥。

赫胥黎:xxxx年之后我们英国被资本主义消费主义统治然后变成了一群猪。

吉卜林:我们英国人太几把优秀啦,其他国家都是劣等民族,我们有义务让他们领教我们的优秀。

毛姆:英国人都是傻逼,话虽如此,法国人更傻逼。人生超级没有意义,还是回家娶老婆生孩子吧。

你英女权主义者:看看隔壁法国男女多平等,我们英国好辣鸡。法国女人比我们自由多了,我们给男人剥夺了各种权利还没有选举权,女人们站起来💪

查理一世:我去了一趟西班牙,发现西班牙的国王才是真国王Σ(っ °Д °;)っ,而我到底继承了个什么几把?草我真的是国王吗为什么国会没人听我的?(然后脑袋就掉了)

殖民地人:什么,我们是英国人后代就一定是英国人吗?我们要自治权,要拥有自由地搞种族歧视和压迫原住民的权利,你们英国政府别过来当爹,滚远点(ノ`Д)ノ

英sir本人:英国人类和我亚瑟·柯克兰有什么关系?你们自己要搞啥糟烂事就随便搞去,休想再让我帮你们擦一次屁股。以后这个伟大的任务是议会的,你们自己玩政治去吧呵呵哒。我只想维护我自由恋爱的国权✌


===

我真的觉得英国佬没治了,你们能理解英厨的悲伤吗!

【瑜亮】阅读雷文的正确方式 02

二,没有人在期待的发展

周瑜的反应比鲁肃想象的爽快多了,他说:“退兵?可以啊,不过前提是,由他亲自来见我。”
“……我上次跟他说过这个话题了,但他似乎并不想同意。”鲁肃思忖了一下,在对方有充足准备的情况下还去攻城是兵法之大忌,他相信即使是以周公瑾这个性,也做不出“兵不戢,必自焚”的事情来。不过就算是这样,肯定也得附带些什么条件才是。现在刘琦,刘表和刘备的关系很微妙,真要从中下手作梗的话还是有机会的。
周瑜扬了扬眉,淡淡地说道:“叫他来已经算够客气的了,我本来认为应该是刘备亲自来的。”
鲁肃:“……”
其实他有所不知,周瑜在未来的赤壁之战里的确是这么干的。当年以江东的视角来看,刘备是刘表的客将,而刘表和自家主公平起平坐,所以必须得刘备本人过来结盟才不算得失礼。不过他现在对诸葛孔明的兴趣,早就已经盖过了对这种事情的计较。
事实上周瑜在考虑一个非常邪恶的计划,那就是干脆把诸葛亮直接打包绑架去江东,再让诸葛瑾出面对弟弟怀柔一下。不管怎么样,反正就是不能让他待在刘备那里坏自己的好事。如果诸葛瑾能说服他自然最好,说服不了,那就在江东软禁个一年半载的,让他看着自己的才能慢慢荒废,最终也就只能妥协了。兵不厌诈,他可不觉得这样有什么问题。
他写了封信,令手下将其转达出去,不久之后诸葛亮的回信就到了,当然也是干脆利落地拒绝了他的这个要求。
邪恶计划,自然是完全被看穿了,看来他们俩真是命中注定要互相坑的对手……

“其实这段时间先生的计划真的很有条理。只是云有一个问题。”另一边,诸葛亮和赵云坐在房间里,诸葛亮(装逼地)摇着羽扇,而赵云一脸困惑地盯着他这副做派。为什么会有人在这种天气扇扇子,简直百思而不得其解。
“呵呵,是什么问题呢?”诸葛亮丢过去一个尽管问吧凡人的眼神。
“……为什么你坚持要我们叫你‘军师’。”你好像还没被封为军师将军吧连个官职都没有。
“因为我喜欢。”
……
…………
原来是这样的吗!!赵子龙陷入深深的思考,居然是因为中二星人诸葛亮一在同人文里看到“军师”这个title就无可救药地自恋了起来,从此强迫所有人包括他自己这样称呼他吗!!!
是先有同人设定还是先有本尊人设,这是一个鸡生蛋和蛋生鸡的问题……

这时,传令军士来了,原来周瑜又送了一封信过来。当然这家伙绝对不肯善罢甘休的,诸葛亮打开信一看,脸色马上就难看起来……
其实信的内容倒很简单,大意是,你不愿见我,我来见你总可以了吧。如果山不走向穆罕默德,穆罕默德会走向山(?)
而且实际上他已经在路上了,约诸葛亮就在城外某处相见,不官方非正式,两个人暗中接头,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这倒是给他出了个难题。
就像周瑜用最下限的思维揣测诸葛亮一样,诸葛亮也是用最下限的思维揣摩他的。众所周知,大义这种东西都是主公占有的,他们这种智力型人才只要负责作为人渣衬托主公的优越就好了——虽然诸葛亮在刘备身边混的时候很省心不用负责背锅,孙权也还没完全习惯让手下背锅这种事。Anyway,诸葛亮一收到周瑜的信,顿时脑补了十万种黑暗发展。但是信里写得明明白白,他不去的话周瑜就认真攻城。反正历史本来就是江东那边拿下了江夏,他也不介意再来一次。
看来他确实看穿了自己这边的虚张声势……虽然让刘琦做好防备,但刚召集的水军毕竟训练和军备不那么充足,刘琦本人的领导才华有限,刘备那边则是被来自北方的压力绊住了抽不开身。就算诸葛亮再神仙,外部条件也还是对他不利,何况面对的对手是和他同一个等级的。
看来的确得去冒个险了,再怎么说,应该不至于死吧,最差的情况不就是被绑到江东去见见大哥么,呵呵,呵呵。
诸葛亮将信交给赵云,起身说道:“看来得劳将军陪我走一趟了。”
临走前,他顺便告诉传令的军士:他要去外面一趟。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建议刘琦公子听从那位庞士元的建议。
有士元在,一切应该不会有大问题……他想,当然,拐人未果的周瑜大概也已经知道有这件事了……

三,论想太多的后果

安排两人相见的是城郊一户不错的人家,按照当时的设定大致算是个村长(?),当年战乱时期,乡下人很多聚众为寨以自保,而周瑜恰好在这里有熟人,便拜托了对方安排一个地方,好让他和诸葛亮私下见面。
见面完全没有发生想象中的狗血。
两位帅哥彼此打量,脸上挂着那种,努力很礼貌很平静,但是还是忍不住扭曲的笑容。
在一旁围观的鲁肃和赵云此刻的心态都非常崩溃,一起觉得搞不清状况的自己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

“我突然发现。”诸葛亮终于开口。
“什么?”
“你果然挺帅的。和那些文里描述的一样。”
“……这是讽刺的意思吗?”
“不,是认真的。”
“……”
周瑜脱口而出:“呵呵,那你也挺帅的。”
等等!一个可怕的想法同时窜进了两人的脑子。
事实上,同人文这种东西他们当然不会只读自己的,仙人完全没有这么费心还给他们按CP打包分类。于是两人在实际见面之前,对对方真正的认识其实是【打码】【打码】【打码】【打码】。
诸葛亮的话一说出口就后悔了,他明明是想羞辱一下周瑜的,但是一说出来才发现这好像也羞辱到了自己啊!而且再一想好像又不是羞辱那个意思!@#¥@#¥@#¥不行他不能动摇,一定要淡定微笑摆出面无表情的样子。
(所以对面也是这种想法。现在只有旁观的两人更加感受到刺骨的寒风……)
两人继续维持这种假笑用极其塑料的方式称赞着对方然后到里间入座(另外两个人没有跟进来)。坐下来之后,诸葛亮终于觉得脸累了,慢慢开始恢复正常表情。
“所以你是怎么看到那些文的……”他忽然觉得其实对方这次来并不是为了聊正事。真的只是为了军国大事的话,写信什么的就足够了。而关于这个问题,他也好奇已久。
周瑜讲述了仙人出现在梦中的经过。
“你呢?”
“我也差不多。”诸葛亮一脸忧伤。
“所以,其实我们都被坑了吧。”周瑜总结。
“……你说曹操那边会不会有人遇上了和我们一样的情况?”
“关于这事,我最开始就已经让留在北方的相识去打听了,不过暂时还没什么结果。”
“我这边也是。但是,总觉得不太可能只有我们两个。”
两人开始研究魏国的可能名单,期间探讨了一下曹郭还是曹荀更王道,丕植还是丕司马更rio,姜维和钟会什么时候出生,以及邓艾在哪里种田,等等非常严肃的历史课题。讨论到最后,两人相视而笑,颇有那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说到曹孟德,为什么那些作者们会写他生孩子?”诸葛亮忍不住犯了他的理科癌。“……难道真的有方法能让男人生孩子吗?”
“……至少我是没听说过。”
“但是我觉得那些都写得挺……真实的,说不定后世真的有了让男人生孩子的方法。”
“……即使是那样,看了那些内容之后就完·全·不·想·生了。”
“……说得也是呢……”
话题已经完全跑偏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俩现在完全不想聊军国大事,毕竟这次见面本来就是非官方的。再说,聊CP比聊军国大事有趣多了。并且实在很难碰上一个和你同样看过一堆雷文并且智力相同萌点近似的队友。两个人谈了大半天,居然丝毫没有想停的意思。

于是当晚他们就在这地方休息。但诸葛亮完全没有睡意,而且脑子里心猿意马,跑到了一个错误的方向。
白天的那个可怕想法非但没有消失,而且,还变本加厉了。
……他真的很想知道,周瑜实际上是怎样的。就是说,会不会如同雷文里写的一样,【】【】【】【】。
虽然这个想法很不符合道德伦理,很无耻下流,完全不符合他诸葛丞相后来的高大上形象。但是他此时毕竟只是一个二十多岁血气方刚的年轻人,看多了那玩意心猿意马也是很正常的。再说,所谓的伦理道德下限……早就已经被那些玩意击得粉碎了吧。
于是他就从床上爬起来,毅然决定去试探一下周瑜现在是不是也跟他一个想法。
理科癌害死人。


TBC


翻电脑翻到这玩意忍不住挖出来写,我自己也忘记是多少年前的坑了(。

而且写着写着发现好像是互攻!不管了!(飒爽

我终于让他俩【】了!如此迅速!是不是又可以坑了(揍

使我自己自闭的一年退化录

觉得自己进步了很多,再一看根本没啥进步……

【吐黑泥】我极其厌恶那种好像婆婆分家产一样搞CP的人

针对某现象,请所有人都不要自己对号入座(或者自己对号入座也行但我不会管你的微笑


我一直觉得某些人特别庸俗,心里只有几个铜板的爱意,搞CP的时候就跟无产阶级破落户一样,蹲在一块分铜板,纠结你是不是多拿了半毛钱。


每次看到她们我心里都说,你TM开玩笑呢?


我搞过的所有CP都是真的,他们的爱意少说也有五百万,互相砸过来砸过去都不带皱眉的。我就爱搞我本命把自己的成吨爱意拿出来砸相方脸上(((


完全无法理解这么一种斤斤计较的,好像爱一下会死似的粉。


关键这种人还多,全职里见过三国里见过,走哪哪都有。自家本命对相方好一点,就开始这样那样,真的巨迷惑(


我寻思你们没爱不要搞CP好吗,搞你本命自己玩自己呗。


主要是这样计较的样子太俗太难看了,我CP神仙恋爱,怎么能给搞成这样。


偶尔这种人还想搞点正常的谈恋爱,什么狗血啊,糖啊,问题是搞出来的姿势很豹笑。就是那种,你全副身家只有几毛钱,还要写人家世界首富的生活,难免搞出来是一种东宫娘娘烙大饼式的画风。


我还真见过这样写的我CP……(不管哪个CP的都有)作者:想写虐狗血糖blabla,写出来一看,这特么的也太穷酸了!


我真的不想歧视,精神贫穷人士是非常可怜的,只是不适合搞CP谈恋爱而已。如果她们认清自我写宅斗分家产文学,应该能写得非常扣人心弦吧。


甚至不知道自己在摸什么

你维是真的很戳我性癖【。


没什么意思的图

一段时间之前搞的了所以画技很搓………………

(整理旧图我发现这个月我进步了好多555,认真画画还是有用的,感谢我CP(。

我始终觉得他俩简直可以和法英互为代餐

独照松月冷别赋

很早前的时候因为看布袋戏顺手画的。

我他妈刚刚才真情实感上,周郎就把人搞死了我操

反正是个冷门角色而且霹雳真的特别难画所以就这样吧叽叽叽。。。

打油诗


《明白》


我长大了,

第一次

暴露在空气里

沐浴在真相的雨中


然后

第一次

我感受到恐惧

比困惑更尖锐的痛楚


然后

第一次

我的妥协和逃避没有用

我哭泣着认可那份屈辱


然后,然后

我无数次,无数次

无数次地寻找那场雨

雨水和我所流的眼泪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