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在刘郎地板上

旧文:LJJ - 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618947

新文:AO3 - 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nightoye/works

三国:玄亮,费祎中心,姜维中心

DN:L月L,夜神月本命

APH:Dover,仏英/英仏无差,英/港本命

火纹:系谱,辛维无差

整理作品集发现自己画的女孩子太少了硬糊了一张……我老婆的老婆

(你

二次元画风真的好难啊!有什么套路吗!(等

羔羊

脑补的是7-9世纪的故事,反正很早(

{奥洪} 网游CP真的能奔现成功吗(1)

=3333=!等着看后续233

D氏送奶工:

是 @海峡绝恋 点的文呜呜呜!竟然拖了那么久才发。

是一个大学AU的中长篇,比较轻松无脑,历史系博士生奥x数学系本科生洪,现实和网游双线爱情,网游一看就是参考剑三的哈哈哈蛤

后期会有一些露→普内容,注意避雷

--------------

  • 1

  蓝紫色的天空上挂着一个车轮大的月亮,慷慨地泼下一地月光。这大月亮上的环形山做得极其逼真,清晰,好像用了空间站拍摄的贴图一样。视角翻转,月下,一片奇花异草的森林静悄悄地晃进视野,蓝绿色的大型叶片间,冒头的藤紫色的花○苞个个如斗大,它们不惧身周巨大荧光昆虫的飞行洪流,只是挺胸而低头地立着,让茎秆摆出扭曲诡谲的姿态的同时,又从幽深的花蕊里释放出小光圈似的的孢子,这些孢子便和昆虫一起在天地间浮游,形成一片形同紫雾的光海。而茎秆,刺破光海的茎秆,桥墩粗的茎秆盘旋而上,越长越宽,表皮越粗粝,直至抵达顶端那一盏盛放的花。那朵花同样是藤紫色,饱满宽厚的花瓣向周围舒舒服服地伸展开,反弓着浅黄色的花心,将一根根小蘑菇似的的雄蕊顶向天空。雄蕊之间,影影绰绰似是有人。

  

  罗德里赫操控古铜质感的鼠标指针在花瓣上点击了一下,雄蕊之间顿时闪现一个金色长发的小人。他向目标处跑过去,神官一般的白色长袍翻飞,不一会儿,人物又变成走姿,缓缓后退两步。电脑前的人按下“坐”的指令,人物便一屁○股坐下,两手放到膝盖上,鞋底冲着屏幕。切换至另一个背景相同的游戏窗口,罗德里赫从雄蕊后面挪出个金色短发的女角色,异瞳,嘴型像猫一样有三瓣,身材玲珑,身穿短衣和短裤的黑色铆钉皮装,手掌上套了两只猫爪,脖子上系着一个皮圈。这套打扮和旖旎梦幻的氛围格格不入,所以罗德里赫的眉头皱得很深。他打开换装系统看了一会儿,给女角色换上一套洛可可风格的白色长裙,发型也换成插着橡树叶的温婉盘发,总算能调整视角拍摄。这时他发觉直冲屏幕的鞋底不好,又摆○弄了几下姿势,换了一个双膝并拢的坐姿,最后把两个人成功地靠在一起,切换电影级画质,开始截图大业。

  

  咔嚓,咔嚓。

  

  镜头前游过一只月蛾,扑扇着翅膀时洒下不少鳞粉,这些鳞粉像银箔一样落下来,月蛾再回身一转,触角上的羽状绒毛在百万画质的渲染下清晰可见。这款名为《欧陆情缘》的MMORPG游戏主打休闲交○友,砍砍杀杀以外,还能周游四方,渔樵于江诸之上,能造房子种菜,侣鱼虾而友麋鹿;所以良好的画质和浮夸丰富的外观必不可少——尽管诸如“一个金发就要50欧怎么不去抢”“为什么每年都在出新套装还要搞饥饿营销”这样的打工人抱怨在论坛里层出不穷。不过画面中的男女一身行头加起来都是天价,显然不在抱怨者之列。

  

  拍摄者对这组截图很满意。第二个姿势是男角色搂着女角色。而因为拍摄模式下的视线追随效果,那双瞳孔呈纺锤形的异瞳柔和地向他看过来,眼尾挑起,瞳孔中漾着汩○汩的温情。这是现实中多么难看到的眼神啊……他悲伤地感叹着。

  

  咔嚓。

  

  他神情专注,握着鼠标的手微微出汗。这时电话声响了,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眉目骤然扭曲。

  

  “贝露……?晚上好。”

  

  “你有病吧?我没改密码你还真的登我账号?不是叫你转区吗?你转了没?”

  

  劈头盖脸的怒骂冲出听筒,让罗德里赫很苦恼。打电话来的是他的前女友贝露琪,也是替他买号,带他入坑《欧陆情缘》的人。一周前他们刚分了手,但游戏还得玩。和在生活中的形象一样,在游戏中,贝露琪是这个服榜上有名的富○婆,追求者无数,绝对不会轻易转区,所以为了老死不相往来,只能让罗德里赫转。当时他吵得精疲力竭,什么话都答应得好好的,不过几天后看到家里的小猫卢克——这是一只和商圈公寓的精英氛围极不匹配的小黑猫,两人在一个雨天捡来的——他又睹物思人,念及贝露琪的好,怀念之情波涛汹涌,想到这样的好姑娘过了这个村就没了这个庙,一定还有挽回余地,所以迟迟没有提交转区申请。

  

  他举重若轻地问:“贝露,我和卢克都很想你。你什么时候来维也纳?”

  

  贝露琪当然不吃这一套。“我在问你转区的事呢!”她的声音拔高一个度,“你转了吗?”

  

  “我已经提交申请了,但是昨天是周日,所以——”

  

  “你能不要骗人了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登我号换我外观?”

  

  贝露琪既然能打电话,就是有备而来。她在这个服朋友很多,让一个朋友顶了自己的号,罗德里赫电脑屏幕上的游戏窗口一暗,弹出被顶号的对话框后,背景上飞舞的月蛾和光海一起凝固。而另一个窗口中的男角色仍然保持怀抱的姿势,只是那副含情脉脉的表情在怀里少了人后多少显得像在发疯。

  

  罗德里赫沉默了片刻。“我们不能和好了?”

  

  “不能,我不喜欢你了。”

  

  “我还很喜欢你。”

  

  叫卢克的小黑猫应景地跑到罗德里赫腿上,用脑袋顶他的手臂。

  

  “不关我的事。”听见电话里的猫叫声,贝露琪不为所动,反而加快了语速,“总之别让我再在这个服看到你。我还是想继续玩下去的。你要是缺那几十块钱——”

  

  “我不缺钱,谢谢。”罗德里赫最反感她提钱,诚然,他的账号、外观,他住的房子,卢克吃的猫粮,都是贝露琪慷慨解囊的产物。但这些并非是他向贝露琪索要的,而是贝露琪主动给出。她总是自作主张地为他操办一切,然后又批判他太过依赖自己,没有激情也不浪漫,只会卖弄那一点文人的酸臭。两人为这件事吵了不下20次,贝露琪责怪罗德里赫没有男人的担当,罗德里赫责怪贝露琪不懂维护爱情,每次都不了了之。

  

  “好。你就转区吧!大男人不要扭扭捏捏!别连朋友都不想做!”

  

  贝露琪单方面挂断电话。罗德里赫颓丧地倒在座位上,知道这回是真的结束了。他粗暴地关掉女角色的游戏界面,俗称“大退”,正打算关掉男角色的时,屏幕上弹出一条新消息。



  

  [20:35:34][本大爷天下第一]:教授晚上好,大战去吗?

  

  这是他在游戏里的剑客朋友,德国人,真名叫基尔伯特,在慕尼黑工作。基尔伯特从来不氪金,外观丑陋,捏脸也不行,按理说不会和外观分前十的氪金大佬做朋友。他们的友情始于那一口一个的“教授”。不过,罗德里赫当然不是真的教授,他说了很多次自己只是在O大读书,但谁不喜欢嘴甜的人?他虚荣心作怪,久而久之也不纠正了,反倒很享受。罗德里赫在PVP,PVE领域都是红人,到哪儿都是让别人跪舔的,带个拖油瓶基尔伯特进组也没人敢提意见。基尔伯特就这么混了一身还行的装备,两人厮混在一起的时间更多了。

  

  不过今天罗德里赫可没心情和基尔伯特厮混。他吸了一口气,拿捏着教授的语气打字。

  

  [20:36:59][海因里希]:不了。以后你也见不到我了。

  

  [20:37:01][本大爷天下第一]:为什么???(哭)

  

  [20:38:22][海因里希]:嗯,我要转区了。

  

  [20:38:25][本大爷天下第一]:玛丽让你转的吗?你别怕她呀!

  

  玛丽公爵是贝露琪在游戏里的名字。罗德里赫曾经和基尔伯特讲过一些他们之间的事,就是看中基尔伯特是个单身汉这点。找了个有钱又漂亮的女朋友,总是值得炫耀的。

  

  [20:39:31][海因里希]:我很努力照顾她的情绪了,可惜她还是不理解我。没关系,等下我就去提交申请了。这段时间谢谢你陪伴我,我会记得你的,后会无期。

  

  基尔伯特没有再回复。罗德里赫很满意自己营造的悲伤效果,被贝露琪责怪的羞愧感也散去很多。他控制神官海因里希从巨大的花瓣上跳下来,刚落地,就收到一个组队申请。他点了拒绝,下一秒,基尔伯特丑陋的剑客出现了,发了好多哭的表情。

  

  [20:41:06][本大爷天下第一]:你转到哪里?我跟你一起转。

  

  罗德里赫十动然拒:“算了吧。你这个账号不值钱,转区费不值得。”

  

  [20:41:27][本大爷天下第一]:那我去买一个号!女人只会影响你练剑的速度!以后我陪你,咱们可以做神仙眷侣!

  

  罗德里赫着实没懂对方的脑回路。在游戏里连点卡都舍不得用钱买的基尔伯特,那个每周借号打本就为了混工资买点卡的基尔伯特,怎么还想着买号?他的这个朋友打字特别快,好像话不用经过脑子就能蹦出来似的,每次都说得他头昏脑涨。

  

  [20:41:32][本大爷天下第一]:不过你发短信说吧,我弟要用电脑,我马上要下了。

  

  [20:41:55][海因里希]:不用了。现在号都在贬值。

  

  可是打字如飞的基尔伯特已经发上来一串数字,说这是他的手机号。他又在十秒内说了很多挽留的话,最后说:“你必须发短信给我!”说完便下线了。罗德里赫从来不会和游戏里的人过度社交。这次基尔伯特的憨劲打动了他。所以他存了对方的电话才关掉游戏。

  

  不过就让这个号码躺在通讯录里吧。

  

  然而,本以为今晚终于能清净下来的罗德里赫,又遇到另一个困难。他在整个奥地利最害怕的人,他的导师,O大历史系的索菲教授也打电话来了。俗话说,成年人的社交礼仪就是别在下班后打电话。但是导师和学生之间的交流,又是只能单向遵守这项礼仪的。

  

  罗德里赫看了一眼堆在书桌一角的半成品翻译文稿,很是无奈。



  

  从布达开来的大巴稳稳地在O大门口停下来,学生们鱼贯而出,在车厢下面排队领行李。这一车装的都是数学系,男生居多,而男生大多行李简单,所以拖着两个拉杆箱又背着一个大书包的伊丽莎白格外显眼。还好她有得力助手。同班同学安德雷·诺沃特尼长得很高,虽然不算强壮,但在体力上不输别人,这时候就派上用场。他从伊丽莎白手里接过大部分负重,像护花使者一样挡在她和其他男生之间,一路陪伴。O大原本有维也纳和布达两个校区,去年,布达校区被收○购了,所有学生都迁入维也纳校区学习,教学楼勉强够用,但宿舍可不行。不少研究生都被取消住宿资格,将宝贵的床位拱手让给本科生。

  

  这是伊丽莎白本科的最后一个学期,对于重新换宿舍这种事,她还是很难过的。不过听说本校校区的住宿水平很高,统统都是二人间,她又感到开心。她本想和安德雷在宿舍楼下分别,约好一小时后再去学院办公室报到。但安德雷坚持要帮她把行李送到楼上。伊丽莎白也不推辞。她的新室友叫诺拉·茨温利,是文学系的大二学生,来自传说中的袖珍小国列支敦士登。伊丽莎白很高兴,因为她从来没见过活的列支敦士登人。他们进门时,诺拉早早地打扫好房间,坐在贴满海报的书桌前了,她正戴着耳机,用粉色的笔记本电脑在word里写什么东西,伊丽莎白几次想找她聊天,但看到她专心的样子不好意思打扰,匆匆把行李放下就走了,也没来得及铺床。

  

  “唉。哪有第一次见面就戴着耳机不摘的呢?”出门后她望着走廊的天花板说。

  

  两个人坐电梯下楼,安德雷冷不丁地说:“你室友是个死宅。死宅都是这样。因为她桌上有diku的手办,柜子里都是lo裙,墙上还贴了两个男生亲嘴的海报。还有,她那个耳机是dony牌的,很贵。”

  

  “去去去,哪有叫女生死宅的?”伊丽莎白不耐烦地把他打发了,心里又直犯嘀咕——自己这样糙得要命的人能和穿lo裙的女生相处好吗?她从来没有和这类人相处的经验。



  

  这样的烦恼在学院办公室打消了,因为老师给她塞了一个更大的烦恼。

  

  “海德薇莉同学,诺沃特尼同学,你们的文化素养课学分都没修够呀。”老师调出他们的成绩单,随口提醒道。安德雷笑着说谢谢老师提醒,这学期已经选好了课。伊丽莎白则如被当头棒喝,愣在原地,脑袋里一片空白。

  

  “没修够?真的吗?我今天才知道呀!可是这学期的选课已经结束了……”她风风火火的性格让她在办公室里就开始惊叫。安德雷连忙向老师道歉,又在旁边安抚她,让她想想别的办法。

  

  “还能有什么办法?”伊丽莎白问。

  

  “总……总是有办法的。办法比困难多嘛。”安德雷说,额头上都是汗。

  

  老师看不下去,告诉他们:“第一个教学周内还能调整名单,你看看能不能让授课教师给你一个名额。”

  

  伊丽莎白问:“那如果我要不到名额怎么办呢?”

  

  “那就得延毕把学分修够再走。不过你怎么对自己的事这么不上心呢?你已经申请了本校两年制硕士吧?延毕还能保留入学名额吗?”老师说。

  

  伊丽莎白被教训得脸红,跟着安德雷一起道歉,又感谢老师及时提醒,不然她可能真的到毕业都不知道这回事。出了办公楼,伊丽莎白变了一个表情,埋怨安德雷怎么偷偷选了课都不告诉她,害她失去了一个认识到错误的机会。

  

  “我的伊丽莎白啊!你这样智商绝顶的人,怎么会犯这样的错误呢?啊……不,我是说,我以为你是不会犯错的!所以我根本没想到这回事呀!”安德雷从自动售货机里买了两瓶果汁,递给伊丽莎白一瓶,“不过我听学长说直接去课上找老师最快,要不你试试看?”

  

  “去你那门课?”伊丽莎白果然聪明。

  

  “奥匈帝国与弗朗茨·约瑟夫,你觉得怎样?”安德雷咕噜噜地喝掉大半瓶,“不过我知道了,你肯定觉得不怎么样!你早就说过文史皆祸害。”

  

  “我可没这么说。我只是觉得叫我学这个太祸害……”伊丽莎白小声说。

  

  伊丽莎白回到宿舍,诺拉出门了,很贵的dony耳机也没在桌上。看来是戴着出去了?真是个怪人!她慢吞吞地把自己的东西拿出来放好,躺到床上,一天的劳累让她很快就想睡了。不过睡前她做了一件事,就是挣扎着起来看了一眼那门叫《奥匈帝国与弗朗茨·约瑟夫》的课的介绍。作为地道的匈牙利人,她对奥匈帝国历史不算一窍不通,至少弗朗茨·约瑟夫其人她还是知道的。因为和皇后同名,小时候她特地看了茜茜公主的电影呢。她喜欢那个女演员,她笑起来特别甜美。

  

  当她看到这门课的授课教师叫索菲时,心里咯噔一下——这不是索菲皇太后的那个索菲吗?该不会也是个难缠的老妖婆吧?

  

  她不是个信神的人,不过这天晚上她求了好久的神,希望上天能让她顺利说服索菲,选上这门课;希望索菲其人不是个老妖婆,能善待她这个在文史方面一窍不通的愚笨的学生。

  

  


我届到了我只有被刺激了才会发图……

【仏/英/普/米】罗慕路斯的心脏·第一章发布

也照常转发到主页一下吧233

海峡绝恋:

编辑下加个标题(……

第一章终于发布啦!本着这周一定要发出来的心态努力debug肝了一个多星期果然死线是第一生产力

虽然……就只是第一章,大概只有一个多小时的流程,但大家已经可以感受到法法的沙雕……我是说女神气息了!不管怎么说,还是希望有人能玩一下……吧(你怎么突然这么没有底气?啊?

现在只有Windows版本……MAC版本和手机端的我不会弄= =,等啥时候空降大神吧。(或者等四章一起好了我努力勾搭一下)


游戏宣传贴/内容简介看这里

你懂的见这里

(点赞推荐请在这个帖子,谢谢合作)


一些截图

标题



战斗



其他的,请到游戏中去感受(?)吧。

虽然但是,第一章米米就只说了两句话……悲伤的故事,其实米露要等到第三章才有(……)纠结了一下还是没打相关TAG……


海峡绝恋:

这个坑我纠结了很久,终于决定正式发个宣传!

图片可随意转载2333

(不如说我很希望有人帮我转到微博上!👈没有微博)

看完了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头几年就觉得应该看一下这本书,但当时的我还没做好心理建设去看这么沉痛的东西。昨天趁着一股丧劲终于躺床上看完了,看到最后撕心裂肺,只能抱着被子半死不活嚎啕大哭。


做不出来任何正经的文本分析文学评论,那是专业人干的事情,我做的事情就是当好沙袋接受艺术家们的毒打(。


以前看多了历史,觉得文学就是个轻浮得不可思议的东西。和真实的人活出的生命相比,一切文字都显得太轻了,轻到不能挽留些什么。现在看狗血纪实文学,发现即使是讲小情小爱的文学也太轻了。一颗灵魂的重量竟沉重至此。


以前看过一句话:“灾难不是死了两万人这件事发生了一次,而是死了一个人这件事,发生了两万次。”面对这颗星球上每天都在发生的寻常小事,我的确没办法使用轻飘飘的语言来讲话,只好躲到画画里面去。画东西的目的也不是为了表达什么,纯粹是为了找点事做好活下来。


作为一个2019年之后的香港人,作为一个简中新移民,作为一个女性,我在对结构的控诉里感受到剧烈的震荡和海啸般的共鸣,就像当年在我的城市经历过的事,足以把灵魂摇晃到离开身体。



没有更多的要说了。

【系谱同人】古兰贝尔通信集

突然发现还有这么个坑,随便发发(……)

虽然坑了,但其实只是一些小片段的合集,所以也没有什么特别值得填的地方(。

只要我多打几个TAG,系谱看起来就是个热圈! 

自己重看一遍感受到了你辛真的在我心中就是个海王,我默默在搞所有人都爱着他的设定()

妈的,他好过分55555


====


古兰贝尔通信集


1,

致 塞利斯:

前一封信想必你已经读过了,是奥古斯特所谓的“符合国王必要身份且将留存在官方外交档案里的公文”。虽然我尽力修改了,但措辞和内容还是被他批评了一番。一堆官样文章实非我本意,我只想关心一下你的近况。这片大陆的各处都在重建当中,而你要面对的事情,肯定也不比我来得少。

多拉基亚的情况远比我想的还要更棘手。阿里昂的失踪,南方民众的抗拒,还有姐姐的事……我深深开始觉得,要消除多年的隔阂和仇恨是多么的不容易,也难怪许多年后仍旧有人想要复活罗普特的统治。现在我姑且对这些事情已经习惯了,不会担心得每天晚上睡不着。

菲恩跟我说,凡事尽力而为就好了,他是我的骑士,会一直都效忠于我的。不过这位骑士先生在回到连斯塔以后倒真是一点都闲不住,当我问他是不是应该安定下来结婚的时候,他选择了跑去伊都沙漠……你一定还记得那个噩梦般的地方吧。他没有向我透露自己的目的,但我猜测他是去寻找父母的遗体了。这些年来我们拼命逃亡,没有办法顾及这样的事情。

我偶尔还是会做梦梦见以前的事情。我被困在兰斯塔城里,无论走到哪里,城墙的外面都有帝国军的围困。在最艰苦的时候,一天会有三四次危急。要说城中同仇敌忾,没有人逃走,那只是漂亮话罢了。许多畏惧帝国的人都责怪我给他们带来了毁灭和不幸。

我还记得有一次在城头巡视,被一颗在城里飞来的石子砸中了额头。身边的近卫立刻抓住了那个人,其实只是个十岁的孩子。奥古斯特走过来,然后告诉我,这种时刻做出这种事,应该将他流放到帝国军的面前,好好感受一下帝国的“仁政”。当晚,他的父母被带到我面前,拼命地哀求……我不顾奥古斯特的意见宽恕了他们,因为我不会将任何人推到帝国手中。

他们被带走的时候,奥古斯特什么也没说。而我却责备他不该对别人如此残酷。而且,明明是他教育我要珍惜人民的,现在却做出这样的事情……出乎意料,他却反而笑起来,告诉我说,我做了正确的选择。

因为他的角色,并不需要让人们喜爱。得罪人的建议或者冷酷的命令全部由他来宣布就行了,而仁义的措施可以都推给我……那天的事情就是一场“课程”,让我理解如何利用他这样的下属。说真的,我无法解释自己当时的心情。那就是政治吗?我也许太不成熟了,竟然会感觉到抗拒。然而我那些毫无条理的说辞被他一一驳斥。是啊,那家伙总是永远正确,而我在他面前永远是个孩子……

抱歉对你说了这样丢脸的事,我想,这个世界上,大概也只有你能理解我的心情了。菲恩走了,艾维尔回了村子,姐姐的心情也还未恢复,而南娜则是不管我做什么都不会对我说教的。在我心中,一直将你作为兄长来尊敬的,如果遇到这样的事,你会怎么做呢?如果我真的错了,也请你作为兄长责备我吧。

 

里弗

 

2,

致 里弗:

先说句实话吧,那种繁文缛节的公文,我也很不擅长……

我在王都找了一个人,他是以前阿尔维斯皇帝的书记官。在皇帝失势以后他就逃出了王都,直到最近才回来。我已经把这些事情全部交给他了……说真的,什么措辞合不合适的问题,你就交给那些人去烦恼吧,有的是更重要的事情。

接下来我也要对你抱怨了,你抛给我的,可真是一个奢侈的问题。

自从奥伊菲回领地以后,我现在每天想的事情就是如果他和雷文在身边就好了。真的不开玩笑,哪怕阿尔维斯皇帝现在突然还魂当我的顾问,我可能也会听他的……治理一个国家真的太难了,无法理解他们这些人是怎样做到的。

我只有在奥伊菲的建议下拼命阅读以前的历史书,希望能从中找到一些治国的教训。但除了那位皇帝的书记官之外,能讨论的人也并不多就是了。我唯一庆幸的是,大家都对我很宽容。尤里乌斯的杀戮给贵族和平民都造成了太深的阴影,因此他们并不介意我犯的那些小错误。

如果我身边有一个奥古斯特这样严格又忠诚的人,我想,我会很依赖他的。奥伊菲也很好,但他有时候对我也太宽容了。

有一件我不愿意承认的事情,那就是阿尔维斯在某种程度上帮上了大忙。他为这个帝国带来了许多不一样的东西,当年留下来的户口,统计,条文,档案都整理得很完备。那些东西都堆积在王宫深处,尤里乌斯对它们不感兴趣,看都不看一眼,因此它们也得到了保留。当我第一次踏入那个房间,看着那些保存完好的卷宗。甚至感受到了一种敬意。我感觉到,那就是古兰贝尔,和迄今为止我们遇见的形形色色的人民都不一样,是这个国家的另一种存在形式。

这感觉很奇怪吧。

还记得攻下席亚非那天我们聊过的事情吗?那天你对我说“高兴一点吧,你不是都复仇了吗?”而我反问你当龙王死去的时候你是不是高兴。那个时候你一下沉默了。其实那时候你的表情,大约也同样出现在我脸上吧。我们都已经忘记了父母的样子,和他们离得太遥远,即使真的复仇了,那代表着什么呢?又有什么意义呢?我永远忘记不了阿尔维斯死时嘲讽的表情,甚至好像很高兴似的……知道了真相以后我甚至不知道是该继续恨他还是宽恕他了。我希望父亲多来到我的梦中,让我问问他这样的问题。

在王都的时候,我看到了母亲的画像,是作为皇后时有画家为她绘制的。她美丽得让我惊叹,但我也能感觉到她眼神的悲伤。至于父亲,我后来请记得他的人描述他的样子给我看,然而那些叙述都千奇百怪,我甚至不知道哪一个是真的……奥伊菲也托人给他画了一张画像,和我做梦梦到的很相似。说不定我俩都出于感情把他美化过了吧。在战争中,我也逐渐地认识到他的为人,他受到尊崇的理由。因为他永远都在为了拯救他人而战斗……在人们都不了解我的时候,他们仅仅因为我是辛格尔德的儿子,就无条件地相信我会拯救他们。可我更希望他能卑鄙地活着,而不是高贵地死去。

我还真遇到过一些人当面对我说父亲的坏话。这些人多半是古兰贝尔的旧贵族,将我当小孩子看待。我没去反驳他们,要说什么我都耐心倾听,以便更多的人对我暴露他们的真实想法……不过我可没打算当好人,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啊……我会不会说得太多了,有教坏你的嫌疑。虽然你身边有奥古斯特在,迟早会变得比我更坏吧。

至于我对你的问题,能给出的回答就是:你自己已经有答案了,你不相信的人不是奥古斯特,而是自己。所以,相信那个你自己思考得出的答案吧。

 

塞利斯

 

3,

致 塞利斯:

消息比你的信来得更快,那些人被剥夺继承权流放的消息到我这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说实话,我一时间都不太敢相信那是你做出来的事。再想想好像也不是不能理解。奥古斯特对你大加赞赏,甚至劝我也借着这个先例效仿一下……真是习惯了。不过我已经找到了对付他的方法,那就是把话题岔到对他的奉承上。只要我一脸真挚地告诉他他的真知灼见是有多么意义重大,不可或缺,接下来不管我说什么他好像都会变成呆滞的样子……

不过过段时间他大概会对这招免疫吧……没关系,我会继续想办法的。

这些时候我也思考了许多。我以前经常觉得,自己又普通又没才能,除了姑且有个王子头衔外就没什么优点了。再加上德里亚斯的事情我一直忘不掉,一直耿耿于怀。但因为有人需要我,所以我就不能逃避,不能放弃。战争都过来了,现在的困难又算得了什么呢?当我在黑漆漆的地牢里担心南娜下落的时候,可没想过还有今天这样的日子。

我现在在做各种决定的时候,罪恶感也开始越来越少了,如你所说,大概真的是变坏了吧。如今我们也算一起堕落的同伴了吧?每次听说你的消息,我都觉得不能再落后了,要振作起来,走出过去的阴影。所以你对我的鼓励,一直以来都是意义重大。

对了,我和南娜打算结婚了。婚礼已经被定在年底了,要是你届时能抽身赶过来多好?不管怎样,这件事以后也会正式宣布的。

占领多拉基亚后就有很多人给我说媒,认为我应该娶某一位北部王国的公主。不过,在这件事我是不会妥协的。多拉基亚是我用武力解放的,再说我是连斯塔的正统继承人,并不需要靠联姻来维持我的地位。为了这种事情,怎么能让自己后悔一辈子呢?

能这样和她在一起,我的确已经很幸福了吧。

真希望菲恩到时候能照他说好的那样按时回来……虽然他没有说,但我能感觉到他一直在等着这样的一天。

在这之前,我还准备到多拉基亚去一趟。虽然有汉尼拔和姐姐帮助,但我还是应该多亲近那里的人民。也许短时间内不会再回连斯塔了。

p.s 夺回连斯塔城之后,有人在王宫内搜到了昔日的一些东西,其中有我母亲留下的遗物,是一个忠诚的女仆偷偷留下来的……其中有一些是她的私人信件,也许你也应该看一看。

里弗

附件:

艾斯琳:

说实话,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自从乔安把你拐跑以后,我和父亲每天一日三餐都快难以为继了,生活更是严酷地教育了我们,让我们知道一个没有女主人的家庭有多么困难。说真的,你快回来吧,我以后再也不嫌你唠叨了。

啊,开玩笑的。其实我们都将自己照顾得很好。

但我们都非常想念你也是真的。父亲现在变成了比以前更加爱抱怨的老头子,不停地挑剔我的事情。看来我在他心中的地位,还真是一点都没办法和你相比。而且自从你嫁出去以后,他就更加经常地催促我和某个人结婚了……通常来说他心中的那个人选是艾婷,而且他好像还和林格公爵暗示过这件事……总之这可真是个尴尬的话题。

尽管我还没有对哪个女孩子产生过心仪的感觉,但我可不至于迟钝到连自己的想法都会搞错。我很清楚,如果自己对她有那种意思,前两年我们就能在一起了,根本不用等到现在。我和艾婷太熟悉了,实在没法想象自己娶她为妻的样子。而且事情要是真发展成那样,她在王都的追求者,一定会排着队前来追杀我的。

我之所以如此抗拒这件事,就是因为不想在稀里糊涂的情况下结婚,然后和某个人就这样过一辈子。我知道在很多人眼中婚姻都只是一件寻常的事,但它还是神圣的,不是吗?既然是两个人之间的誓言,又不允许随便反悔,那就更应该慎重地决定了。

总之,最后我和父亲详谈了这种想法,结果他还是一点都不认同。我跟他说,以后一定会找个世界上最好的女孩来给他瞧瞧的。然后父亲就发脾气,表示要是能用我换艾斯琳回来就不错了。唉,他这种态度可真是伤透了我的心……要不是有巴尔德的圣痕,我都得怀疑自己不是他亲生的了。

 

可惜的是,还没来得及和父亲和好,他就又被王子叫到王都去了。希望这次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麻烦。以及,他回来的时候,希望他老人家已经消气了……

那么,说到这个,你最近过得怎样呢?连斯塔那边住得还习惯吗?虽然我姑且还算信任乔安的为人,但还是希望别有人来找你的麻烦。如果有的话,你千万不要把他们教训得太狠——咳,我是说作为兄长,一定会为你出头的。

p.s 我肯定某个叫乔安的家伙一定会看到这封信,所以我也得说一句,好好照顾好我妹妹,否则我真的会跑过来揍你的。还有,艾斯琳可以作证,我当年从来没跟她说过你的坏话!但你又是怎么出卖我的!真是太过分了!

辛格尔德

 

4,

里弗:

谢谢你的惊喜,我没想到自己还能读到父亲的字迹。看那封信的时候忍不住觉得好笑,好像信里说的那些事我真的看到过似的。真的很久很久没有过这样松弛的心境了……想想也是,他们那个时候也还是年轻人呢,可是那家伙——我是说父亲大人——当年还真是个无忧无虑的人啊。

这样一想,我就忽然有些释然了。

我想你应该也知道,阿雷斯来王都了。他知道了我们通信的事情后,要我顺便将某样东西还给南娜……虽然是拉克希斯夫人的遗物,但他还是让我也看了。我这才知道一些当年发生过的事。

也许详情你也了解吧,是关于当年阿古斯托利亚的战争的。阿雷斯的父亲,艾尔特夏大人死在那一战之中。他一直想要向我复仇。我虽然相信父亲不会背叛他的朋友,却也无法找出证据来说服他……直到后来,南娜拿出来那封信,才转变了他的态度。

我一直不知道关于信的事,直到这一次阿雷斯主动提起。说真的……这件事……我很高兴能因为这件事和他交心,我们也终于理解了当初的真相。虽然那件事也令人悲伤,但他终究是能够放下了。我们能做的也只有记住那些悲伤,然后,将一切深深铭刻于心了。

话说回来,阿雷斯可真是一个难缠的家伙,他在王都的这段期间,天天拉着我去和他比剑。要是战争期间,我也很欢迎这样的训练对手,可现在是和平时期啊!当然,这话我也对他说了,得到的答案是有这样的想法说明我已经懈怠了……救命……

至于婚礼的事,真的十分遗憾,我们大概都没法来了……阿雷斯不久后就得回去阿古斯托利亚,而我也呆在王都分不开身。不过,迪尔穆德会来的,希望这个消息能让南娜小姐高兴吧?等你们收到这封信的时候,他应该也已经在路上了,带着我们给你们的礼物和祝福。

总之,恭喜你这个幸运的能找到自己的真爱的家伙。好好对待南娜小姐吧。就像父亲说的那样,婚姻是神圣的,是两个人的誓言。能碰到值得相守的人,一定是很幸福的事。在多拉基亚的时候,我能感觉到你一路的艰辛和痛苦,现在我也一样为你感到高兴——怎么说呢,这大概就是作为兄长的心情吧?

在我写这封信的时候,其实已经很晚了,但外面还是很吵,街上的灯火也很亮。我在别的城市还没有遇见过这种情况……今天是难得的古兰贝尔国庆日,所以取消了宵禁。我为了各种祭典忙了一天也很累了,但现在的心情却很充实。

我开始相信着更好的生活肯定会到来的。我已经可以想象你们的婚礼了。

塞利斯

附件:

致 拉克希斯:

这封信交到你手上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还留在这个世上。我这一两年里饱尝牢狱之灾,以及希望和失望交替的折磨,已经变得对什么事情都无所谓了。但只有你,格蕾妮和阿雷斯三个人,我还是放心不下。由于你现在离我最近,万事我也只能托付给你了。拉克希斯啊……请原谅你不成器的愚钝兄长吧。

那把大地之剑我要留给你,希望你能够保护好自己。但是,不要随便拿出来,也不要随意和人争斗。骑士团的人我已经交代了,在我死后,任凭去留。我不希望再让他们像我一样,为了无意义的事情送命。而你的安全,我是相信辛格尔德会保证的。然而我为什么总是该死的相信他?

在这一切结束后,请你到连斯塔去找格雷妮和阿雷斯,将我的事情告知他们。我希望阿雷斯能正常地长大,不要被我的事情所牵累。无论如何,他只要继承了米斯特汀,就有恢复这个国家的希望。又或者,只要他活下去,这一切都不重要……然而,这不是如今的我所能强求的。阿雷斯的道路,由他自己去决定吧。

其他事……你也看着办好了,原谅我最后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

我真的累了。在铁窗边上的时候,我思考过无数次,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才会落得这样的结果。我不该相信夏卡尔吗?抑或不该相信辛格尔德呢?我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攻下阿古斯托利亚只是为了救我,古兰贝尔的毒蛇则继踵其后?

记得以前遇到乔安的时候,他也透露过一些情况。古兰贝尔那边现在也调度大军,名义上是增援辛格尔德,但我们都知道这是为什么。如果辛格尔德不行动,接下来他自己也会变成牺牲品。实际上当他出兵阿古斯托利亚的那一刻,命运已经不再掌握在自己手中了。那些肮脏的政客们,也只是把我的朋友变成一颗棋子。就像你之前说的那样,我们因为那些人被逼迫着战斗,实在是愚不可及。

辛格尔德的承诺只是他自己的一厢情愿。这一年来,他是怎样跟古兰贝尔讨价还价,怎样用他最不擅长的方式去说服那些人,又是怎样勉强用少得可怜的军队去影响双方的局势,我都大致明白。不过正因为理解他,我才更理解这种做法的徒劳。说到底,当夏卡尔——如今我终于不用再称他为国王了——继承王位的那一刻,两国之间的和平就是不可能的。即使古兰贝尔不来攻击,以他急于证明自己的心态,也会派我进攻吧,到时候,辛格尔德和我的冲突也无法避免。

看来,这一切还真是命运的安排啊。

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我绝大部分时光都在这冰冷的地牢中度过。如今,终究又回到了这个地方。

夏卡尔喜欢践踏弱者的尊严,让我失去一切的样子想必让他很开心。上一次他告诉我,希望能找到真正的狮子来将我撕碎,让别人看看我无能而丑陋的样子。而我微笑着告诉他,阿古斯托利亚已经没有狮子了。

他想必非常愤怒吧。我可以不用刺激他,让他再放我出去守城,但我不会让他如意的。我已经放弃他了,不想再让他折辱第三次。所以,如今他打算杀了我,倒是正如我所愿……我终于,马上就要解脱了。而辛格尔德的军队以及我的部下们就在城外,很快就能为我复仇。

我也许应该再给辛格尔德写信。但事到如今,我也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了。告诉他我有多么恨他么?我恨他的清白,恨他一无所知,恨他的轻率和短视,也恨他无用的善良。还是告诉他,我一点也不恨他,这一切都只是命运的捉弄?

我不知道应该选择哪一项。

……但愿,阿古斯托利亚仍有复兴之日。

 

艾尔特夏绝笔

 

5,

亲爱的兄长:


对于你的说法,我的答案是“不”。

就算我能同意你的意见,乔安他也一样不会答应的。这次北上其实本来就是他的意思。

因为我们都很清楚在西连西亚和你分别时是怎样的情形。你那段时间一直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闭门不出,送进房间的食物也不动一下又被送出来。只有奥伊菲抱着塞利斯去看你的时候,你才努力装出一副已经没事了的样子。

我那时候忽然想起来父亲以前说过的故事……那时候你刚学骑马,不小心掉下来摔断了腿,每天换药时都会哭。但母亲每次抱着我进房间,你就立刻开始逞强假装自己没事了。

我那时候还很小,完全不记得是怎样一种情形了。但现在才得知,哥哥果然还是和小时候一样,一点都没有长进。

乔安则认为你很脆弱,自己却察觉不到。他举了一个例子,是说你在王都的事情。你轻易宽恕了两个试图欺负你的前辈,只因为你觉得他们只是缺乏认可。乔安说,你从来不会让人感到恐惧,只会让人感到羞愧,这就是你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和缺点。而要是作为古兰贝尔的贵族,就只能是缺点了。

他还开玩笑说,可是像这样的感情动物也很值得珍惜,万一在世界上灭绝了怎么办。

有时候我不由得想,果然还是只有男人最了解男人吧。他认识你的时间虽然没有我那么久,但却对你的本质了解得很清楚。你真的知道,自己是个轻易被别人爱着的人吗?

当然,哥哥……尽管这样说,我也是其中之一。

我希望你能得到幸福,尽管那一切感觉都已经很遥远了。

而且,这也就意味着我将要和乔安分开了……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请你们两人都保证能平安回来吧。战争能早日结束就好了……

我宁愿用自己的一切来换取这个结局。

 

艾斯琳

---

强行为港港增加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