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在刘郎地板上

恣性泛爱,外宽内忌
----
三国的圈子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
LO主是TAG下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惟一的人。

一句话简评系列

内有吐槽 慎入


《声之形》

好的作者选一个争议题材,描写得鞭辟入里发人深省引发了大家深深的思考

聪明的作者选一个争议题材,描写深入但是尽量避开讨论,让大家看一个好故事之余能产生一些自己的想法

烂作者选一个争议题材,只是为了当噱头,然后拍得巨难看,被人骂之后就跳出来说“我们不是讲欺凌和残疾人问题啊我们只是想拍个青春片”

CNM,那你当初选这题材干嘛呢?

综上,他们不是坏,只是蠢而已。蛋疼,日本对傻瓜真宽容。


《狂赌之渊》

前面铺垫不错,正当你以为接下来有更厉害的展开时,后面没有了……

可谓高开低走之典范(。(

调子起高了超越了作者本人的能力,但是这调子不起高根本没人会注意到……没办法


《巴哈姆特之怒》

还我凯撒………………


《Re:Creators》

点子很好,然而从故事结构上就有巨大问题,可以说再神的演出也救不了原作,何况演出也相当之烂。没救……

不过赛利嘉和米亲超可爱的看了不亏x


其他等我想起来接着写(。

几个最近一起玩的游戏简评,大部分没通关

都是在某墙外网站下的RM作品x最后一个好像是KR?


1,盗人讲座

通关2遍,好玩!很棒!推荐给大家!

通关一次也就几个小时,很多地方蛮有意思的。可以用来放松也可以深度地玩玩看。

唉霓虹金就是特会做游戏(不


2,巴哈姆特

很古老的RPG了,10年前我就听说过。

……这系统太怀旧了,而且难度很高高到不科学。

反正玩起来感觉很微妙……剧情约等于没有(不是

口袋妖怪爱好者可以尝试。【【【

不过总体来说用来打发时间还算有点意思(但我没那么多时间用来打发……


3,佩尔罗大陆记事-Being篇

这个游戏作者的文学水平(?)挺高的我觉得。

故事写的很好……问题是游戏的系统方面就让人觉得不太舒服。玩了两个小时一点激励都没有……感觉不太想玩下去。(因为看作者的意思好像到最后俩主角才重新见面!哦漏!我要是看小说还能直接翻到最后一页……)

以后再尝试吧。


4,SoulSpace灵界-四元素之祈愿

开头序言(?)就有病句啊作者大大……o<-<

看评论应该是个做完了的游戏,但是游戏过程比上一个还沉闷……开头一个人都没见着,主角就说要去某某城……但我不知道我要去某城干嘛啊(呆)……系统方面也没见着啥亮点……所以还是玩别的去了。


5,Luna Bud 月亮的女儿

这个是网络版本,看评论说网络版是不全的只能攻略俩人?

其实很多年前就听过这游戏的试玩版而且还听说牌战太难了等等,这次本想体验那个牌战系统的,但是在此之前的领地培育系统就已经让我很迷茫了………………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在干什么(x

怎么说呢,感觉业余选手制作的游戏都是一样的,就是经常性的让玩家陷入迷茫之中。(当然我自己也经常犯这毛病我懂的跪地)

而且缺少激励+1

片头CG还是很不错的啦【


忘了还有啥了总之随便写写!下回应该还会去玩其他的不同游戏吧(

《勇者物语:世界树之心》通关感想

其实会玩这个RM游戏也是因为近期非常缺乏灵感,就在巴哈站上找到了许多别人做的游戏拿回来玩……这一部我通关了两遍,感觉还是不错的,在我玩过的RM游戏中也能排进前10(我玩的挺多的(深沉)),所以总体而言相当推荐。

第一次通关的时候我没看攻略,完全自己照着游戏提示打,结果也顺利用正常难度通关了,简单难度没玩,二周目的时候才开攻略打了全支线拿到了最强武器。总体来说一周目的难度对我来说(。)还是很合适的,不过我觉得对一般的RPG玩家还是不太友好……(

游戏里很多细节上的用心只有玩过才可以充分体会到。我觉得装备系统和暗雷设定都做得很不错(可以说是在目前设定上能达到的极限了),比如暗雷遇敌本来是让玩家很烦躁的,但作者为每个区域都设定了一个掉落更好的小BOSS,让人保持惊喜和挑战的乐趣这一点很不错。美中不足的地方在于,每次打到一身装备,留到下一个地图就要换了,这就导致除了最终章以外在别的地方都没啥练级的必要……其实这个问题很好解决,比如说弄一个分解系统,紫色的装备可以分解成某些稀有矿石或者兑换什么什么东西就好了,这样打到紫装后续也不会没法用,玩家也更有刷装备的动力。

迷宫方面大部分迷宫都不是无脑绕圈而是需要一些思考才能通过。有一些比较反人类的地方(比如魔族神殿那个魂玉一定要从下面接近才能拿到,左右上都不行doge,也不知是哪里出的bug)但久经幽城幻剑录考验的我觉得还是可以接受的……(顺带一提作者也明显是幽城粉233,突然觉得好多做RPG的人都是幽城爱好者……)

角色技能和队友部分就不谈了……基本每个队友设计都很棒!(单从技能来说)除了蒂雅和托特我实在不会用(你)别的都挺好的……

总的来说,这游戏在系统上并没有太多创新之处,很多东西你在别的地方也能找到。但作为一个游戏,“好玩”和“创新”本就没有多大联系。游戏系统是一个有机体,好不好玩是看科不科学。所以尽管这个系统很“老套”但其中用心的设计和不错的平衡性还是让我觉得玩得很愉快。(唔如果有人觉得太难了我也……不过实际上游戏还是难一点比较好玩啦x)

---

由于是非商业的免费游戏,所以画面和音乐也就没有办法多说了。而且作者还是用了不少6R上的素材的(6R很多素材的发布本身就是侵权的= =),有的没有标明出处,比如我听出一首《冤罪》的BGM,作者表示找不到出处了……我觉得不管你怎么说,找不到出处的素材宁可不用吧……反正我是这样的态度:别人没有说明可用的一概不用,这是态度问题。当然我也不能强迫所有人和我一个想法……

我只能说,我是一个耿直的66黑。就如同我黑GJM一样。

---

另外就是剧情方面的硬伤了。其实用一个剧本结构的角度去评价,这个游戏剧情完成度方面是很高的,在高潮和节奏的安排上也可圈可点,再考虑到游戏剧本受到的诸多限制,本身已经做得很不错了。然而要我用情感的角度去评价,我只能说自己实在是不喜欢这个剧本……

人物塑造方面,可以说所有人都太“正”了,完全没有什么邪恶的另类的怪异的cult的(喂)角色,甚至傲娇啊腹黑啊一类的标签都欠奉,有的只是千篇一律的“大家都是好人”而已……虽然每个角色都有很多着墨,但大部分人并不能让我感受到“这个角色真有趣”或者“这个角色很有深度”一类的感觉。

我只能说在无趣的好人和有趣的坏人之中我果断是选择后者的,而这游戏实在是很缺乏有趣的角色,值得思考的东西太少了。

而剧情部分让我烦躁的点也在这里,我并不能理解这些主角们都在纠结些啥……比如说有一段时间主角因为不知道基友的过去,而追问基友,结果基友不想说,然后主角特别自责觉得自己不够信任朋友。啊,你们是在拯救世界诶……怎么还有这么……屁大点事儿的纠结……=L=

当然我也不是说这种纠结不真实啥的(好像我也没资格这么说……doge),但是总体这样的剧情出现就给我感觉主角们仿佛郊游一样地就把问题给解决了……

不过这也是很多日系或者中系RPG的通病了,主角们永远不会面对真正残酷的问题,面对的时候也就……反正毫无残酷感,永远都是爱与正义取得胜利,如果现实有这么傻白甜就好了(doge

虽然要谈爱啊梦想啊正义啊勇气啊之类的,我也不反对啦,但我们这些在现实中坚持梦想的人其实内心是很痛苦的,而这些在游戏里坚持梦想的角色实在是太特么轻松了。我羡慕嫉妒恨,真的。

---

总的来说我觉得这游戏还是很好玩的,因为毕竟是个游戏,剧情无趣其实影响并不大。but一个游戏能封神,往往都是靠着剧情……感觉以作者制作的认真程度,在这方面输掉还是很可惜的一件事。

差不多就是这样啦……

【原创】下坠之日 03

狄肯后来无数次地想过,假若那天没有霍兰德的掩护,安娜目击了尸体和杀人现场,他会不会亲手杀掉那个女孩子灭口。

会不会?

他反复思量这个问题,最后决定将它放进柜子里,加上一把锁,从此不再向自己提起。

可那天他没有动作,安娜解释不清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狄肯一直觉得这个孩子有许多奇怪的地方),她只能告诉他想要见艾斯,可是见不到他了。狄肯心说当然见不到了,他已经死了。

他拉着她走出森林,安娜说,你的手很凉,你在发抖。

狄肯心想,这是当然的。他的手探到腰间,那里藏着一只口袋,是从男人的腰间割下来的。里面装的是钱币,不知道具体有多少。沾着血。

狄肯感觉到钱的分量,突然想放肆地大笑。

他把安娜一下子抱离地面,说你走得真慢,我们赶紧回去吧。安娜急忙紧紧攀着他的肩头以免掉下去,这个充满了依赖的动作也让他开心。他抱着她穿过整个森林,才放她下来。

狄肯拿出金币的其中一枚交给安娜,叮嘱她说是在森林里捡到的。小女孩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在他的目送下回到了酒店之中。


狄肯将口袋里的钱倒在母亲面前,她的呼吸几乎都停止了,惴惴不安地看着儿子,狄肯慢条斯理地将刀也拿出来放在桌上,说你以后不用去干这种事了,我来养活你。只有一个条件。

是什么?

我以后不会和你在一张桌子上吃饭。狄肯冷漠地说。


那天晚上狄肯睡在房间里,听到她在外面低声啜泣,他的心里也很难受。狄肯很小的时候,也曾经想从她那里求来一些关爱,但这种幻想很快就破灭了。她对他的好,纯粹是因为自己是那个男人的儿子。而那个男人是个彻头彻尾的垃圾,败类,人渣。狄肯不明白她怎么想不通这一点。所以他一点都不同情她,只剩下仇恨以及诅咒。

他闭上眼睛,白天遇到的安娜让他想起了小时候的时光。她其实已经长大许多了,但在他眼里也只是从一个爱哭的小鼻涕虫变成一个安静些的小孩子。可是他也忽然意识到安娜曾经让他那么开心。只有她一个人能做到,别人都不行。

可是她会长大的,变成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美丽女人,变得像母亲一样,漂亮却毫无灵魂。而我又算是什么呢?狄肯静静地想着,泪水无声地从他的双眼中涌出。

他还没来得及长大,就已经尝够了孤独。



--

随便写写使我开心

写狄肯这个人渣让我更开心,啊,你们根本不懂写一个人渣主角是多么的快乐【【【

相反的,写忠臣孝子使我憋屈(。。。

【原创】下坠之日 02

为什么这样一个玩意还有人看!……总之谢谢大家orz

只是为了发泄情绪写出来的故事,做在游戏里没有空间感觉也不太合适

写着写着我好像意识到狄肯的官配感的来源了……他的主角格可能比安娜都还高,整个故事其实都是围绕着他才成立的【

虽然严格来说狄肯其实……算半个反派……

唉其实我已经写不出全是小天使的故事了……呜呜呜


===


狄肯第一次杀人是在十四岁那年。

他们居住的地方是一间简陋而偏僻的屋子。这个小村由于处在河流与山脉的关隘处,往来总有许多行商落脚,其中的某些人,在村中停留后,就会借宿在他们家里。

那些人呆在他们这户人家有什么可干的?狄肯很小的时候总想不明白这个问题,但母亲时不时地会将他赶出去,让他呆在艾斯家里——艾斯乐意收留他,也是因为有个更小的安娜的存在。

每当这样的夜晚,狄肯非常无聊,也讨厌爱哭的小女孩,他就在屋里屋外上上下下地折腾。个性温和的音乐家,也总拿他没有办法。

只有在弄哭安娜的情况下艾斯会冲他发脾气,但也只是一点毛毛雨而已,并没有棍棒加身,因此狄肯一点也不怕,反冲他嘻皮笑脸。他知道,艾斯也知道,狄肯出了这门就没地方可去了,因此是不会放他走的。

到了几年后,艾斯死了,死得非常蹊跷。安娜被酒馆的主人领养了。平心而论,酒馆的主人也并不刻薄,她还是比较幸运的。

狄肯嫉妒这份幸运。

母亲那之后就不避讳他了,大概也觉得他年纪足够大了吧——只是在那样的 夜晚必须躲在一个小阁楼里保持安静,不能让人发觉自己的存在,不管那些男人们和她在做什么样的事……狄肯第一天晚上听的时候非常害怕,紧紧地缩成一团,他曾以为这世界上没什么能吓着自己,也真是太天真。性事本应是一种好的东西,人类因为它才能延续后代,但房门外那赤裸裸的不加掩饰的丑恶声音,却让他觉得异常震撼,也异常痛苦。

他想把外面的人全都杀了,包括自己的亲生母亲。

第二天狄肯没有付诸行动,因为她说她发烧了,所以狄肯只好守在房间里伺候她。他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

“你在做什么?”

她没有回答。但狄肯从她的沉默里解读出了意思。

——你知道的。

“为什么要做这种事?”这是他的第二个问题。

“为了活下去。”她轻声回答。“孩子,我不会别的工作。”


他将关于她讲述的断断续续的碎片拼凑起来,得知了母亲的过去:她曾是附近某个小镇上一个布匹商人的独生女,家境非常殷实,所以她从小就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她那时候也是镇上有名的美女——即使如今也能看出那美貌残留的痕迹。

这时母亲认识了一个年轻人。在她眼中,他有着一头太阳般的金发和天空一样纯净的蓝眼睛,是个很英俊的人,而且一看就是个贵族。不谙世事的女孩一下子爱上了这个人,和他陷入了热恋之中。过了没多久,她怀上了孩子,年轻人在信誓旦旦保证回来娶她之后离开了这个小镇。

她怀抱着希望把孩子生了下来,等来的却是另一个人,一个上了年纪的,丑陋的骑士。

她这才知道年轻人的身份:他是领主的儿子,很快要继承爵位和家业,家族不可能允许他娶一个平民女孩。而这位骑士是个对他们家族忠心耿耿的人,只不过在一次事故坠马之后失去了生育能力。所以这是个周全的交易,骑士得到了想要的继承人,领主家族摆脱了烦人的私生子,而她至少得到了一个归宿。

若是其他的女人,换了这时候就认命了,然而她却选择在一个夜晚,抱着两岁的儿子跳进了镇外的河中。

“那时候我看了一眼镇上的灯火……它们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闪烁着……”

而他们都活了下来。

在那之后她的身世很快败露了,不管走到哪里,都没人肯收留她。她只有在这个地方勉强度日。最后她发现肉体的交易很适合她——她肩不能挑手不能扛,也只剩这条路可走了。

狄肯无法评论这个故事。

他突然意识到在她眼里,自己可能长得很像父亲。尽管他遗传了母亲的淡棕色头发和琥珀般的双眼,但其余地方也许就是照着那个男人的模子造的。他的性格也像父亲而并不像她,他是个天生就铁石心肠的人,很少哭泣,天不怕地不怕,能撒谎的时候也从不犹豫。

所以他只要活着,就是一个错误。


数月后,狄肯发现有个男人没有给她应得的报酬。她对他说算了,这种事情时不时就会发生,然而狄肯带上一把短刀,尾随那个男人到了霍兰德河边。他拿着刀走向那个人,要他把钱交出来。

那男人看了一眼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轻蔑地笑了笑,要他快滚。狄肯冷静地看着他,直到他说到第三次,狄肯突然一步上前,将刀捅进男人的侧腹。

整个过程出乎意料地简单,狄肯也无法相信一个成年男人竟然会这么轻易地被打倒。他没有用什么技巧和力量,仅仅是冷静观察,等着对手露出破绽罢了。

看来他虽不是天生的战斗专家,却是个天生的杀手。

男人捂着肚子滚在地上,挣扎了半天才断气。狄肯这才意识到有些后怕——他还不知道这人的身份,万一他有同伴呢?万一有人发现他不见了呢?

他别无选择,看了看身边那条湍急的小河,他将尸体拖到了河边,跪下来,平生第一次地祈祷着。


霍兰德,掩盖我的谎言吧,原谅我犯下的罪。


狄肯将尸体推下了那条河,连同短刀一起。奇迹发生了,河水瞬间淹没了那个庞大的躯体,尸体沉了下去。河水漫上岸边,带走了那些沾在石头上的血迹。

霍兰德在回应他。

他狂喜地站起身来,正要感谢神明的时候,突然听到背后有悉悉簌簌的声音,好像一只迷途的小鹿,闯进了这片森林。

是个小女孩,狄肯对她曾经很熟悉,但艾斯死后就未曾再见了。

是安娜。

她用无辜的眼睛怔怔地看着他,显然,她毫不知情。

狄肯明白过来了,霍兰德是在拯救她。



【原创】下坠之日

唉好久没写文了浑身不对劲,所以要写文【

原创


---


——那是在节日之前发生的事。安娜将属于自己的花冠转交给了一位友人。

没有人责怪她,也没有人对此负责,五月的明媚的天气,另一个女孩在小孩子们的簇拥之下,头戴花冠,敲开每一户人家的房门,给他们送去祝福。每个人都在庆祝春天的到来。

没有人在乎她是不是默默地在森林边缘注视这一切。

她怀疑这只是一次恶作剧,但没有证据。她只是觉得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将属于公主的花冠交给她。她已经习惯了不去问,也不去期待。那都是别人对她的恩赐。她无父无母,活在世上,欠别人太多东西。

她仍然在酒馆里工作,将那些桌子椅子收拾好,生火,做饭,挨客人的责骂。

那十分糟糕的一天只在傍晚给了她一点安慰。她从河边回来,去认识了很久的魔法师的家里,给他送去行商们带来的杂货。她以为他仍旧呆在地下室里,却在爬上小小的斜坡之时看到那瘦削的青年斜倚在门边。

“过来。”他向她招了招手。


安娜好奇地坐在椅子上,那张椅子对她来说有点太高了,但她并不在意。小姑娘仰着脸看向魔法师——她大概知道他二十岁,从王都来,懂得很多知识。但大家都怕他,因为他几乎不出现在村子里,也不和人说话。

他的名字叫维纳,姓氏不详。

她也是第一次进这个房间——魔法师禁止别人动他的研究,因此给他送东西的村民都只能从窗子里和他说话。谁也不知道他在搞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都在背后私下议论他。他可能知道,但是也不在乎。

“有什么事吗,先生?”她不安地问。

魔法师蓝色的眼睛凝望着她,他出乎意料地好看,让小小的女孩子心里怦怦直跳。

“你识字吗?”他忽然问道。

她犹豫了一下。

“说实话。”他说。

她点了点头。

很小的时候有人似乎教过她一些,格林为了酒馆着想也训练她记账。但奇怪的是,当他们发现安娜很快就能学会——似乎又并不是太乐意。她从小到大受到的教训就是“作为一个女孩而言太聪明了”,仿佛这是某种犯罪似的。安娜还太小,没有办法理解他们的想法,只好保持沉默。

然后出乎意料地,维纳没有责怪她,而是对她点了点头。

“那就好,也许你以后能用得上。”

他指了指房间里的那些书,它们像遭了地震似的摊在地板上。

“我跟格林说过了,他同意你酒店的工作结束后负责帮我收拾这些,唯一的报酬,就是你可以随便看。顺便一提,村里别的人都不喜欢这份工作,你要干吗?”

安娜愣了愣,她还没听过这么苛刻的交换条件,但瞄了瞄地上的那些书,对魔法师的好奇压倒了一切。

“可以先让我试试再说吗?”她问道。

维纳微微皱了皱眉,但还是勉强点了下头:“好吧。”


“你一定是个笨蛋。”狄肯听完了整件事后,评论道。

“怎么了?”安娜趴在吧台边上看他将一个橡木桶滚进酒吧里,里面装满了酒,因此他干得异常吃力。

“要是不收钱,我不会为那个法师干一分钟的活。他就是看你年纪小想找你做苦力罢了。”

然而狄肯发现安娜的表情一点没变——她哼着从客人那里学来的小调,开心地看着窗外。这让他不由得受到了某种微妙的打击……

“喂……那家伙就能让你这么高兴吗……”他忽然问道。

“哪有,我又不喜欢工作。”安娜马上飞快地否认道。

狄肯的眉毛扬得更高,这丫头的谎话,真是假得不能再假了。

她知道幸福的感觉要十分珍惜地享受,其中之一就是不能随便将之暴露在人前。所以她本能地撒谎。无奈,狄肯也是这方面的专家。

狄肯将酒桶滚进地窖,在就要离开酒馆的时候,突然回头问道:“你要来吗?”

“来什么?”

“我母亲的葬礼,她三天前过世了。”

忽然,安娜怔怔地看向他。

“……三天前?”

这么说来,那是节日的时候,可她那天忙着顾影自怜,完全没去留意村子里发生了什么。接下来的几天也是如此。她仔细地打量着狄肯,却完全没从少年的脸上得出任何的信息——狄肯表情很平静,好像在说着事不关己的事情。

“对哦……她也病了很久了……”她良心不安地说道。

她知道狄肯和母亲相依为命。他和她一样是村中来历不明的孩子,所以注定了存在本身就是一种错误。而狄肯的母亲无疑为这个错误付出了代价,十几年来,村子里几乎没什么人见过她,她的精神状态也总不太稳定。而这一年,她似乎病倒了——但也只是传出来只言片语。

“没关系。”狄肯很快地回答。“这样一来,我就能离开村子了。”

“……离开村子?要去干什么?”

“对呀,去别的地方,冒险之类的。”少年一本正经地说着,但眉眼间闪烁着戏谑的光芒。狄肯这副容貌也不知道遗传的谁,当他玩世不恭地笑起来的时候,完全就像个贵族家的花花公子,而不是个乡下少年。“本来我就不应该呆在这里,但母亲这幅样子我又走不了,现在……也差不多了。”

……要是换了别人在这里,大概会惊讶于狄肯的冷漠吧。

“我会去的。葬礼。”安娜说。“可是大人们让我去吗?”

“没问题的,你尽管去问问吧。”

沉默半晌,他的声音变得低沉下来。

“魔法师也会去。”


五月的第二个星期,狄肯将自己的母亲安葬了,来的人其实没有几个。她的墓地选在一处靠近森林的地方,而不是这一带平民归葬的墓园。无形的习俗将她一直挡在村子外面,由生及死。狄肯已经亲手给她挖好了墓穴,准备好了包裹尸体的麻布,就这样简单地将人放进去,一点点地往里填土。安娜一开始有些害怕,不敢看,但慢慢胆子也大了,看完了整个过程。

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后来魔法师说我来帮你吧。狄肯看了他一眼,让出了手里的铲子,魔法师也走到墓地边上往上填土。这就是他在墓地里说过的唯一一句话。

傍晚,狄肯将安娜送回去,突然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好好跟着维纳。不要害怕他,相信他。”

安娜点了点头。她毕竟还很小,对未来还有很多憧憬。


谁也不知道狄肯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只在酒店熟客的交流之中能听到一些。狄肯的失踪也成了这个平静的小村庄里,一个不大不小的话题,它持续了好一段时间。由于母子都已无法听见,安娜这才听到人们肆无忌惮地谈论关于狄肯的事。

她得知狄肯为了母亲的病想了很多办法,但这村子里没人能治疗她的病,狄肯束手无策,只能设法让她走得安心点。她得知那个女人弥留之际的痛苦,而那一天是盛大的节日,游行的队伍从未经过她的窗边。

那一天被选做公主的女孩会到每一户人家家门前,带给他们祝福。

她突然感到一阵后悔。

“谁能想得到呢,没人想去接触他们。”

人们肆无忌惮地在她面前说道。

就像那天之前,他们肆无忌惮地告诉她的事情一样。

私生女不该得到公主的花冠。

她闭上眼睛,只能想起狄肯笑的样子,想不起来他曾有过悲伤的表情。


“……先生。”

“怎么?”

维纳很不喜欢别人吵着他,因此提问也需要正确的时机。

“为什么……您要去那个葬礼?您不忌讳我们吗?”

“……你们?”

“我们这种人……”

说出口的一瞬间,安娜就感到后悔。她习惯了不要去质疑这世界上的任何事,因为她既无能力,也无资格。但此时此刻,她仿佛是在质疑,甚至是在质问。

魔法师看着她,轻轻叹了口气。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在我看来,你们都是一样的。”

“我不相信。”安娜说。人和人怎么可能一样呢?“您是王都来的人吧?他们都说您很聪明,很厉害……但是您却让我碰您的东西,或者进这个房间……那些人难道不会……在背后议论吗?”

“那你就不怕我把你赶出去吗?”维纳若有所思地说。

“……”

安娜突然发现他说出了一种崭新的可能性,她感到一阵凉意从头渗到脚后跟。

她的眼泪不受控制地一下子涌出来了,维纳给吓住了。

接下来就是伟大的魔法师先生一直在不停地哄小女孩,可以说耗尽了他这辈子的全部耐心。直到维纳第十次保证不会赶她走,安娜才稍稍高兴了一些。现在她完全不提什么“试用”的事情了。

这当然不是他人生中最无奈的遭遇,但也算得十分不堪回首的回忆了。

一直埋首于书堆的天才完全不晓得,世界上怎么会有人因为自己对她好一点,就感动成这样。


TBC


这文没CP,CP都在游戏里……

霍兰德还没出场不过霍兰德很重要(深沉

本来这段剧情构思挺圆的但我就是莫名懒得写……

实际上就是关于节日那一天发生的事,还没跑维纳和霍兰德视角(。(我是不是应该做到游戏里边orz

我来讲个很符合现状的寓言

这个故事和zz无关,真的无关,只和我最近随便开的脑洞有关,如果触犯到了谁的想法,请河蟹柏拉图,康德,黑格尔,马克思,维特根斯坦,释迦牟尼,商羯罗或者爱谁谁,反正我想的东西都是抄袭的绝对不能算到我头上(严肃

(其实根本没有看过以上这些人写的书我只是报个菜名玩玩(喂

====

很久以前,有一群魔鬼,魔鬼们有一天闲得无聊捏人玩儿,创造了一种生物叫做人类。

魔鬼们一开始只是好奇地观察人类的世界,后来有一天,一个魔鬼说话了:

“为什么人类都这么快乐呢?我们比他们有智慧,强大,一只手指就能捏死这些家伙,凭什么我们魔鬼的世界充满了猜疑,痛苦和仇恨,而人类的世界里都没有这些东西?”

魔鬼们震惊了,咦事情好像真的就是这样哦x


魔鬼们聚在一起商议,怎样把人类变得和他们一样痛苦……为什么他们这么坏,因为他们是魔鬼啊x,玩弄人类不需要理由!

魔鬼们最后意识到,他们的世界里有种种欲望和情感,正是这种东西让他们和人类不同,魔鬼决定向人间散播负面的情感(反正正面的情感他们也没有),俗称传播负能量……那么什么样的负能量最能让人类痛苦呢?

一开始,魔鬼们派出了(他们看来)最高位的负面情感,贪婪,和欲望。

贪婪让人类们渴求更多,欲望让他们沉迷于感官的享乐。

然而魔鬼们很快发现这并没有作用……人类们吃饱喝足,思完淫欲以后,开始没事开会玩儿,大家都很想要更多的食物更多的异性交配更多的blabla,终于有个智者提议:既然是这样,以前我们都是各自分散开生活的,不如我们今后就组成一个国家,建立社会分工,让大家能得到更多的物质并且更加方便啪啪啪吧!

这个提议真是太绝妙了,人类从此就形成了组织……更TM难对付了!

魔鬼们都十分郁闷。


魔鬼们又派出了另两项负面的情感,傲慢和无知。

其实他们是一对双胞胎,无论怎样也无法彼此分开。总而言之,双胞胎到了人间,让人类产生了傲慢和无知,傲慢和无知又产生了偏见。

人类开始彼此分离,但贪婪和欲望又将他们捆绑在一起。因为傲慢,他们会彼此憎恨,魔鬼们觉得自己的想法眼看就要实现了。

然而不久之后,有一天,他们发现人间出现了一件稀奇的事。他们一起来到观察人类的基地,突然发现人们聚集在一起,似乎在建立一个巨大的工程。

“那是什么?”他们震惊地彼此询问。

终于,一个一直看着人类的魔鬼说话了:“他们好像认为自己可以取代我们。他们创造出了一些信仰,制造了自己的神,而不幸的是它好像真的有抑制我们的力量。”

魔鬼们沉默了,他们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成这样,傲慢和无知固然让人类之间变得疏远,却又反而让人类认为自己可以征服这个世界,做出了远超他们想象的举动。

这样也不行。


就当魔鬼们七嘴八舌地讨论“问题出在哪里”时,一个最小的魔鬼说:“让恐惧去试试吧。”

“恐惧?”

魔鬼们从不在乎恐惧这种情感,它们认为这是一种偏向于正面的情感,而不是负面的,所以根本没有考虑到它。

但是这一次,大家都觉得“既然已经这样了那就死马当活马医吧”,将恐惧派到了人间。

从此,人类学会了恐惧。

但这一次有趣的事情发生了,当偏见和恐惧结合在一起,人和人之间就生出了仇恨。当贪婪和恐惧结合在一起,人就开始不停占有。当欲望和恐惧结合在一起,人就开始彼此控制。

曾经那个能建起通天之塔的国家的国王,也是最开始提议建立国家的智者的后裔,他突然开始恐惧有人夺走自己的王位。他派了密探去刺探别人的隐私,试着把这些人都带走和杀死,而人们也恐惧起国王的权力,不再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因为害怕冒犯到国王,或者被密探告发,他们纷纷闭上了自己的嘴。

爱人们恐惧彼此分离,有财富的人恐惧失去,活着的人恐惧死亡,他们变得不敢越雷池一步,小心翼翼地生活着。他们恐惧于恐惧本身。他们最终都成为了奴隶。所有人成为国王的奴隶,国王成为自己的奴隶,但是他们无法坦诚地告知彼此自己的情感,因为恐惧已经让他们害怕对方,想避开对方。

恐惧是一种连魔鬼都无法正确认识的情感。人类自然也一样。人类们从没有发现恐惧在他们的生活中产生过作用。他们认为一切的过错都来自于贪婪,来自于欲望,来自于傲慢,来自于无知。他们拼命努力,消除这四种情感。


然而人类还是陷入了无尽的痛苦,孤独和彼此仇恨之中。


魔鬼们很满意。


这是故事的结局,也可能还是开始。(

我竟然被逼得学会画地图了……

曾经我认为自己这辈子也不可能学会场景的,然而人的潜力是无穷的ry

RMMV的素材真他妈少啊!!!!默认素材还难看得要死!!!心塞……


觉得上图不好看的同志们请看默认素材的版本……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系列……(doge



恣性泛爱(……)墙头问卷

墙头问卷这个东西对我来说太困难了……我尽力写写(……。

反正我的墙头大概定位成“想搞/搞过同人”的那种吧,自己硬盘搞搞也算……


2004:雷斯林·马哲理,夜神月

2005:夜神月

2006:夜神月,桂小太郎

2007:夜神月,某国产游戏某CP(……为啥要打码)

2008:Ace,三月兔,杨康(突然谜之爬墙.jpg

2009:Ace,火纹封印之剑里的路特加x大小姐,圣斗士修罗x艾欧里亚(。。

2010:修罗x艾欧里亚,LC的希熙,扭三玄亮

2011:全职,韩叶韩张喻黄……这里一大堆写不下,总之专注全职

2012:全职,FZ大帝

2013:FZ大帝,K尊all(你走),小篮球火黑,SD流花(……,PP宜野……我觉得我就是因为从全职爬走了十分空虚才爬了这么多(……

2014:三国,玄亮维祎(再次突然谜之爬墙.jpg

2015:三国同上,霹雳最绮最……

2016:三国同上,漫威锤基

2017:DN,夜神月……………………(突然爬回.jpg

啊,我真是一个善于爬墙的我(昂扬

一些最近上课听回来的干货

反正也不是我说的,随便分享一下笔记。爱看不看x

1,“事情”一般分为三个层次,生活层次,新闻层次,故事层次。生活中的事未必是新闻,新闻中的事未必是故事,这就是为什么说故事“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仅仅是提炼出“值得写成新闻的事件”还不足够,还必须思考它作为故事的那一个层次。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2,一切脱离现实的设定需要有确定的规则,也就是“游戏规则”,而且这个规则要能限制和主导故事的发展,如果太过于抽象,需要具现化成能用画面描写的东西(或者说故事情节也行……总之就是要具体,比如穿过衣柜就能到异世界x)……

3,人物是所有故事的主导,作者必须思考自己的人物设定成这样对整个剧情有什么影响,比如说设定成其他身份会不会影响到剧情?如果这个身份设定可以取代,就说明作者对人物挖掘得还不够深入。但深入人物是深入本性,不是说设定这个人哪天生日父母是什么有什么朋友。

4,一个故事中人物需要有得失,这个故事才有意义和悬念。很多时候如果故事太平淡,可能是因为没有给里面的人物加入得失。

5,除了有一个故事,还有很多讲故事的角度。除了反映生活,还有很多切入生活的角度。

6,年轻作者如果控制不了感情的收放,可以不妨放得开一点,感情浓烈一点,总比感情平淡要来得强。

其他的我想到再补充吧,以上是我听了觉得很有意思的。

至于“具体怎样做”……呃,我们还没教到这个地方x,而且我觉得如果讲到那个地方就是很具体的故事和具体的细节了,就没法细说了ry